“你……,”顾云若不知是身子太虚软,还是为失了孩子而心痛,竟一改往日的阴沉冷静,心神乱到接连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脸上的笑意在掀开帘子的刹那换成悲伤不舍,对着外面的红枫吩咐,“好好伺候你家小主,再有个什么不好的,我唯你是问。”

那红枫眼眸一闪,已是垂下头来,恭敬的应,“是。”

扶了迎秋的手出门上了小轿,轿帘放下的那一刻,我咧了嘴要笑,可是满眼的泪水却顺着眼角哗的就流了下来。

我并不是天生的狠毒心肠,想到这个被我亲手扼杀在母亲肚子里的娇嫩生命,我不是不歉疚的,可是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若当初不是我无知软了心肠,我的孩子又怎么可能遭了别人的算计!

说到底,有果就有因,孩子,你今日遭受的一切都是你母亲做下的孽,在你承受这中骨血分解之苦时,只恨你母亲,别怪我!

------------------------------------------------

回到静怡宫下轿时,迎秋看见我满脸泪痕,倒唬了一跳,我摆摆手,抬脚进了屋子,迎秋跟了进来看着我,张了张口,却又顿住了。

“让她们打盆水来,我要洗脸,”将绢子丢在塌上,我软软的坐了下去,只觉得无比疲累。

迎秋一愣,继而回过神来,赶忙的掀开帘子吩咐,又回来替我脱去外面的大衣裳,换上屋子里穿的软布鞋,抬头看了看我的脸色,“主子,您脸色很差,要不还是上床躺着罢。”

“不要了,”我摇摇头,盼夏正好端了热水进来,二人伺候着我洗了手脸,盼夏端过一碗参茶来,我连喝了几口,身上就有了暖意,就命迎秋预备纸墨。

迎秋满脸担忧,却也知道我的性子是劝不得的,只得利索的给我安置好,我坐在桌前,提起竹管湖州毫蘸了墨,却又愣了起来,想了许久,终究还是一字未落,到底撂了笔,颓势的去那床上躺下,脑子里昏沉沉的翻腾了许久,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醒来时,屋子里已经掌了灯,迎秋脸上带着喜色的在床边守着我,见我醒了,笑了道,“主子,好久没见您睡得这样安稳了呢。”

“是么?”我倒愣了一下,自从我失去了孩子,我就夜夜惊梦,再没安稳的睡过一觉。

她边伺候我起身,边点头,我看一眼床头多宝格架子上的沙漏,随口问,“皇上还在武德宫?”

顾云若才落了胎,他要去安慰陪伴的吧?这样想时,我心里顿时一抽,泛起一股酸涩来。

【亲们,《替嫁》完结了,这个文这两天就要开始一天两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