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的拍摄人一直跟在唐初云身后,但因为跟得比较远,街上又人流众多,所以唐初云始终没有发现他。

大概跟踪了40多分钟,唐初云始终在绕着唐家宅邸慢跑。当然,隐藏在现场的人很懂得把握播放节奏,中间的过程是用了快进的手法,直到唐初云停下跑步,转而向着一条非常隐蔽的巷子走进去,镜头才恢复正常。但接下来,当唐初云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的过后没多久,快进又开始了。

视频下方有拍摄时间,在快进的手法下时间轴飞速往前滑去。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很快视频中的三个小时已经过去,可是唐初云始终没有从小巷子里出来。

所有人看到这里觉得异常不解,大家开始窃窃私语,交换着看法。但那条巷子太过于偏僻了,没有人知道是通向哪里的,或许是和别的街道相连接?不过偷拍者既然等了三个小时这么久,难道说里面有什么蹊跷?

正在这时,偷拍者动了起来。他开始慢慢挪动脚步朝着巷子走过去,镜头再一次不稳定起来,现场观看的人们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似乎这位偷拍者也是万分紧张。

随着距离小巷子越来越近,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哪怕是唐文博等人同样紧张得不得了。

唐初云瞳孔微缩,放在腿上的手掌不由得握成了拳头!他的大脑飞快转动起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几乎可以想到!

怎么办……被人曝光出来了,他要怎么办?!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被曝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但是就算如此,也不会有人知道他身怀系统的秘密,就算消失了又能说明什么!唐初云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他双眼蓦地瞪大,狠狠看向眼前的影像视频。

不管对方有什么招数,他都不会让其轻易得逞!

偷拍者此时来到了小巷子的入口,这里的光线偏阴暗,每个人都睁大眼睛妄图从中看出什么来。然而偷拍者的脚步停顿了少许,突然间又加快了步伐大步往前跑去,直到站在某一堵墙壁之后才猛地停了下来。

原来巷子是一条死胡同,根本没有通路!

全场一片哗然,这样说来的话,唐初云进来过后就消失了?没看到他出去啊!

顿时所有的灯光、摄影机和话筒全都对准了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的唐初云,在场的来宾和记者们心情复杂无比。坐在第二排的几位军队中的高层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不是他们胆子小,实在是视频中展现出来的东西太过于诡异了!

影像视频的镜头依然在四周转过,好像是那位偷拍者不放弃的在寻找唐初云一样。

可没有人在关心偷拍者了,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唐初云身上。就连唐文博、唐文海和邓肯等人也诧异莫名的看向唐初云。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发现唐初云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非常平静,平静到有些不正常。

就在此刻,人堆里忽然传来了袁安邦的怒喝:“人在这里!”

如此石破天惊的一声,马上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所有人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袁安邦正从一个女人手里拿过那台不见了的播放机器。

“你是谁?谁指使你的?!”袁安邦语气极为不善,他想起先前自己是觉得这女人和她旁边的男人有点奇怪,他当时就该当机立断拦下他们的!

长相非常普通平凡的女人轻笑,她的声音不像其他女人般清脆,反而极其低沉黯哑,说不出的诡异。她在众多的火热视线中站了起来,不疾不徐开口道:“难道袁副官不好奇视频里的内容么?我想现在应该被质问的是唐初云才对吧。”

袁安邦脸色不善的盯着她:“阁下既然做了万全的准备来破坏今日的发布会,视频内容再夸张有什么稀奇?”

同样转过身看向这边的唐初云很想为袁安邦叫好,他的言外之意是对方故意来搞破坏,那么视频的内容就压根不做准,一下子堵住了对方的退路!

除此之外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对方的声音如此怪模怪样,就像是……用了变声器一样!想到以前在电视里看过的节目,不少使用变声器的人都会如此,声音中夹杂着微弱的电流声。

果然是专门来对付他的吗?可是没有听说过如今有变声器这种东西啊?对方怎么做出来的?能有如此高超的技巧……唐初云突然想到什么,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身边的众多唐家人,该不会是机关技巧吧?

就在这个瞬间,他看到了唐文博、唐竟和唐敏脸上闪过的莫名神色,眉心突地一跳!这种反应?莫非……

那个女人显然也没想到袁安邦如此言辞犀利,可是很快她就装作没听到质问,自顾自的说:“袁副官不愧是唐幻指挥官的左膀右臂,为了替唐初云脱罪可以颠倒是非黑白!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唐初云他凭空消失了!我当时就翻到那面墙上看过,墙厚度约有2米多,而小巷子后是另外一户人家,我询问过,当天并没有任何人到过他家。想必你们都知道,唐初云的体术仅有二级,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从别人家无声掠过,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他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唐初云,你能回答得出我的问题吗!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如何狡辩!况且你要是真的本领通天可以悄无声息的失去踪迹,那么杀害唐荣轩的凶手还不是你吗?!”

假如这女人开始的一番陈述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当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后,则是令所有人面色大变!

要是唐初云确实比他展现出的实力要高强许多的话,那么能够不留痕迹的杀掉唐荣轩似乎也说得过去?

现场的众多记者们都沸腾了,今天真是没有来错这一遭,发布会上的各种新闻元素层出不穷,简直是最好的头版头条新闻!!

而就在他们激动之时,唐初云也站了起来。他跟那个女人,不对,应该说是偷拍者隔着人群遥相对立,两人周身的气势都很强硬,还同样的毫不退让!唐初云沉着自信的模样令唐文博想要称赞,自己这个孙子果真是成熟了不少啊。

“我不知道阁下为什么会跟踪我,今天又在我的发布会上搞破坏,难不成你就是那个杀害荣轩堂兄,嫁祸给我,然后想要分裂唐家的人吗?!阁下如此咄咄逼人,还弄出这样什么也没办法证明的东西,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听他说过后,所有人顿时恍然,莫非这女人真是杀人凶手??

“唐初云你果然口齿伶俐,最善于装无辜!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有本事告诉大家你是怎么做到消失在原地的!”

“呵,不如你先证明你这段视频的真实性?随便拿一段拼接而成的影像以为就能当做证据?在回答你问题之前,我们先就这段视频做一下检查好了,因为我有理由怀疑这是你伪造而成,就是为了想要污蔑我!”唐初云绝口不提当天的事情,一心质疑这个女人的身份和视频的真伪,咬死了这是伪造的东西,根本不是真实的!

那女人完全没想到唐初云居然如此油滑,她更加确定唐初云深藏不露,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只是唐初云避过她的问题只追究影像视频的来历,让她心急如焚的同时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她本来就不是善于辩解的人,如今被唐初云再三打断思路,更是无法好好组织语言,从而让说出来的话特别苍白无力。

唐初云可不会一直跟她打嘴仗,直接对袁安邦说道:“袁副官,这个女人很有问题,不妨把她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对了,说不定她有什么同党,可千万不要放过。”他话刚说完,就发现先前坐在女人旁边的那个平凡无奇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正愣神,却看到袁安邦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立即明白肯定是袁安邦把那个男人给控制起来了,顿时松了口气。

记者们都有点怔然,等他们反应过来希望唐初云给一个交代时,唐家的人和那个女人已经在军方的保护下往门口走去了。

“唐制师等一下!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请您说清楚!”

“为什么视频里您会突然不见踪影呢?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唐制师您的体术等级真的只有二级而已吗?那个女人是不是杀害唐荣轩的真凶?”

“请等一下……”

“请您……”

唐初云对这些记者的提问充耳不闻,并且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跟媒体打交道,太可怕了……

一群人走出场馆后在数千名士兵的保护下来到车子旁,唐文博正要上车,竟然听到唐初云对袁安邦说把那个女人交给唐文海。

唐文海身体莫名一震,深思不属的看了看唐初云,随后默然点头。

袁安邦皱眉想了一会儿,接着似乎明白了什么,爽快的把人押到唐文海他们的车里,并让100名士兵护送他们回b市的唐家本家。

看到唐文博不解的站在车旁,唐初云轻声说:“先回家吧。”

老爷子虽然搞不懂他的想法,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很快钻入车里。

那个女人在听到唐初云说把她交给唐文海后震惊无比,她挣扎着被士兵押到车子里面,拼命想要开启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死了,她根本出不去!

随即唐文海上车坐到她旁边,唐竟和唐敏上了另一辆车。三个人的脸色都异常难看,也让那个女人更加焦急,情急之下竟想要用脚踹开车门!

唐文海忍无可忍抬起手臂给了她一巴掌,几乎用尽他全身力气。那个女人被这一巴掌给扇得撞到车门上,顿时昏了过去。

“开车!”

唐文海攥紧拳头怒吼,他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双眼里更是闪过熊熊怒火,仿佛将要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