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里唐初云总算是联络上了唐奕。

从唐奕那里知道他们昨日遇上了困境后,唐初云反过来安慰了他一段时间。然后两人说到三天后将会举办的产品发布会,希望唐奕能够早点回家来,免得到时候会赶不上。

“二叔,你赶快回家吧,我跟爷爷都很担心你。再说你现在脚受伤了,回来休养两天,不然发布会那天你会行动不便的。这样好了,我现在去接你怎么样?不麻烦……你在安全塔等我,我很快就到,说定了啊!”唐初云不给唐奕拒绝的机会,匆匆挂断电话。

他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主要是想去亲自看看蓝天绝,上次在冒险者协会他并没有太关注对方,这让他想起来总是不太放心。蓝昊的事情至今三位总长都没有任何反应,令唐初云觉得有些奇怪,进而开始心神不宁。他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行动,这样下去只怕会给蓝昊足够反击的机会啊!

有这种担忧说明唐初云对于现今的科学体系了解得不够,在现如今的人类社会,但凡在科学方面有些心得的人全都被招进科学院了。这导致三位总长在拿到那些资料后,很快明白上面的内容足以说明蓝昊在做不法的实验,但是他们却没有足够的人才来破解这些资料!

光是找到跟科学院无关的基因学专家,就已经费了他们不少时间。而且更重要的是,唐初云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因为他并不能保证三位总长没有私心!尤其是与蓝家结成同盟的威尔斯·霍普金总长,在拿到资料的第一反应竟是把事情压下来——他并不知道唐初云同时把资料送到了三位总长的案头!

可很快他发现了里面的不妥。没有人会不知道他跟蓝昊是同盟关系,对方难道不担心他包庇蓝昊吗?能够当上总长的人,在阴谋论方面可是个中高手,于是威尔斯理所当然的想了很多。随机他命人密切注意那些与科学院没什么关系的基因学家最近有什么动向,当查到有三四位分别被严驰和伯顿·道格拉斯请走后,威尔斯立即知道,果然不只他一个人被送上了资料!

很快,严驰和伯顿方面也留意到了基因学家们的动静,纷纷知道了另外两位总长处同样有这样一份资料。他们立即反应过来,给他们送资料的人太狡猾了,同时送了三份资料出来,让他们没有办法私下做什么小动作,因为另外两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有关于人类基因与奇兽基因融合的实验太过骇人听闻,超乎他们的想象,从里面能获得的利益也太多了!比如严驰和伯顿就会思考,这事情威尔斯会不会事先知道?以他跟蓝家的同盟关系,他很有可能已经掺了一脚进去。要是能证明威尔斯参与了这个实验,一旦曝出去,那么对第三集团军的名声打击将会是巨大的!威尔斯也能发现自己的处境,然后防备着另外两人背后动手脚,挖坑给他跳!

这三个人身居高位,是人类联盟的首脑,所思考的事情自然不会很简单。而且事情牵涉到蓝昊,涉及科学院,可不是随便就能下达命令的。万一事情办砸了,整个科学院里的几千名各类科学家都将会被卷进去!

在多方考量下,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也很正常。

但是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维持不了多久了,因为三位总长都没有想到,这里面牵扯到的并不仅仅是蓝昊,还有以往地球上的英、法、德、日等昔日落败的国家的身影!他们更加不会想到,蓝昊所做的实验,也根本不只是资料上看到的冰山一角,就连戴安娜也有很多核心机密并不知晓!

而很快,将会有一股巨大的风暴向人类袭来!

……

唐初云从森林里一路开着战车疾驰到安全塔,他快步走进里面,然后向附近的士兵打听清楚了云霄公会的所在地,令他没想到的是居然离r公会的驻地并不远。

等他来到云霄公会小屋前敲门时,就遇到了刚刚回来的龙泽勋和龙佑等人。

这两天唐初云有事没有回他跟龙泽勋的屋子,所以龙泽勋晚上也没回家,而是待在安全塔过夜。今天唐初云参加过唐荣轩的祭奠仪式后,一直在寻找唐奕的下落,根本没来得及跟龙泽勋联络,因此他都不知道唐初云已经出城了。

“初云?你怎么会在这里?”龙泽勋有些诧异的问道。

唐初云三言两语解释了一下,这时恰好云霄公会的房门打开,蓝天绝正站在门后冷冰冰的看着他。

如果说上次见到蓝天绝时,对方给他的感觉只是冷漠、没有人情味儿的话,这次唐初云竟突兀地察觉到,被蓝天绝专注的看着,很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毛骨悚然!

唐初云顿时呼吸一滞,他已经不再是很久前那个生活在和平社会的他,有了好几次深入森林与奇兽打交道的经验,让他对于危险的感知要灵敏很多。此时的蓝天绝就给他这样危险的感觉!那种放佛被强悍的奇兽盯住要害的可怖感觉,使得唐初云心中警铃大作!

正当他要做出防备姿势时,蓝天绝却毫不留恋的转身往里走去,留下被汗水打湿了后背的唐初云兀自站在门外。

龙泽勋方才站位有点远,加上蓝天绝不曾释放任何威压,所以他没有任何反应。可是他一直注视着唐初云,所以当看到唐初云突然挺直了脊背,并且背部有大量汗液流出时,立时知道对方正在承受压力!

他连忙两步走到唐初云身边,微微扶住他,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唐初云有了支撑,马上放松下来。他吐了口气,缓缓摇头:“没事,但是刚才……”他轻声把蓝天绝给他的感觉告诉龙泽勋,两人的表情瞬间都凝重起来。

龙佑和珍珠等r公会的成员在旁边好奇的问:“你们俩站在那里干嘛呢?”

“我跟初云有点事情,你们先回去吧。”龙泽勋回头答道,随后跟唐初云一起走进了云霄公会的小屋里。

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过后,珍珠立马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没想到这两个人还挺配的嘛。你们说,是不是上次副会长救了唐小制师,所以他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啊?好浪漫呐~~~”

他们在听说龙泽勋从家里搬出来后,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有龙佑这位堂兄当情报官,很快r的众人都知道了龙泽勋和唐初云的事情。龙泽勋也并没有丝毫隐瞒,考虑到以后唐初云会经常进入森林冒险,很可能会需要到安全塔歇息,所以他干脆和盘托出。

这也让公会里的其他人各种八卦,只不过龙泽勋在面对他们时总是足够冷淡,让他们完全没办法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唐初云没想到他正被人八卦着,此时的他正和唐奕说话,龙泽勋坐在他旁边,而蓝天绝则站在距离他们有些远的窗户边,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二叔你的脚去医务室看过了吗?没有什么大碍吧?”唐初云暂时把蓝天绝的事情放到一边,关心的问着唐奕。

唐奕摆手说:“没什么大碍,已经快要消肿了,明天休息一天应该就能好起来。”他边说边看着自己的侄子,注意到唐初云脸上除了关切外还有不容忽视的坚毅在其中。自从去监狱里坐了几天牢过后,唐初云浑身的气质就开始了改变——比以前更加坚定勇敢果决,处事手法也要成熟许多,与人的交流同样顺畅不少。

看到有这些变化的唐初云,唐奕觉得异常欣慰。他自己的性格是完全不通事务的类型,几乎只对机关术有兴趣,但是他在机关创造方面的天赋却只不过是一般而已。唐奕今年41岁,想当年唐文博在38岁已经成为了机关大师,而他至今除了机关流星箭拿得出手外,并没有什么成就。

可唐初云不同,他的天份极高,相信将来的成就不会比老爷子差多少,只是以前唐初云性格有些太过软弱内向,对于他的前途会有所妨碍。但如今完全不同了,他开始成长,开始更加成熟,这让唐奕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属于唐家未来的希望。

唐初云不知道唐奕居然想了这么多,他站起来说:“那我们赶快回去吧,爷爷一直在家里等我们。”

唐奕点头,撑着面前的桌子站起来,对着蓝天绝说道:“我先回家了,等下次有需要再联系你。对了,你明天把委托单寄给我吧,到时候我把财富点划给你。”

蓝天绝缓慢的抬起头,波澜不兴的双眼看了看唐奕,令他意外的说了句话:“以后一起结算。”

他话里的意思让唐奕很吃惊,这是在说以后他要是还请蓝天绝当保镖的话,对方一定会答应了?除非蓝天绝不想要收他的钱。可是……这不太好吧?

唐奕眨眨眼睛,正要开口回绝,却看到蓝天绝默然转身,面对着窗外,只留给他们背影。

看到这一幕的唐初云和龙泽勋都觉得非常诧异,什么时候蓝天绝和唐奕的关系这么好了?

唐奕很无奈,但他知道蓝天绝不是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只好答应下来。随后他在唐初云的搀扶下跟蓝天绝告别,慢慢向外面走去。

当他们三人走出云霄公会的大门过后,蓝天绝仍然没有回头,他的身影在阴暗的环境中显得无比寂寥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