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荣轩的头七祭奠仪式在b区唐家宅邸如期举行。

当天一早唐文博带着唐初云和邓肯两人前往参加,而唐奕则说他会直接前往老宅,到时候与他们汇合。来到唐家后,唐初云发现前来的悼念的并不太多,其余跟唐家稍有交情的多是送上奠仪与花圈而已。

说白了死者不过是个第三代小辈儿,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表现,假如今天出事的是唐文海,恐怕所有民众早就痛哭哀悼了。

这是非常现实的事情,能力决定地位,而地位决定了将会受到怎样的礼遇。

唐初云一时有些难得的感慨,不过却不是在想自己将来的祭奠会不会也是如此冷清,那都是他永远看不到的事情,想了也没用。他想到的是唐文博年纪逐渐高涨,应当多劝诫老爷子注意养生,最重要的是别再熬夜工作了,太伤身体。

回去后一定要跟裴管家好好嘱咐清楚。

走进殡仪堂,正对门口的墙壁上悬挂着唐荣轩的黑白照片,两旁有白色挽联垂落下来,照片前面的桌子上摆放着白色的蜡烛,正散发出朦朦萤光。

唐初云盯着照片上笑得温文的唐荣轩,将脑海中关于两人的恩怨都逐一删除了。不管是当初唐荣轩找借口把原本的‘唐初云’拉出城外,导致原身身死也好,还是他想要为原身报仇对付唐荣轩也罢,都会随着对方的死亡而一笔勾销。

或许唐荣轩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得如此憋屈,仅仅因为一份只有几页的‘十号文件’就丢了性命。但他的死却引出了之后的种种巨变,包括蓝昊这些年所做的实验,以及自己上赶着找死以至于丢了官的严凯翼,起因都是由唐荣轩引起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唐荣轩总算做了好人好事?

跟随着唐文博与邓肯走到最前面的唐文海等人面前,唐初云三人严肃的三鞠躬,并说着‘节哀顺变’的话。

唐文海等人礼貌点头,作为家属答礼。然后又让唐文博三个人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两兄弟用实际行动打破了外界‘因为唐荣轩的死,导致唐文海兄弟关系更加恶劣’的传言。

现场有不少的记者朋友,全部举着摄影机器对准了他们这边,把这群唐家人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了下来。就连向来对唐初云不忿的唐梦菲也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再给他白眼,免得被记者们抓到马脚。

只是她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各种恶毒的念头闪过,恨不能早日把唐初云给打入地狱!自从上次唐初云拒绝了唐文海学习繁指决后,唐文海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把繁指决传给唐梦菲。她一度认为自己绝对是不二人选,却没想到她爷爷竟然以她年纪还小,需要更多磨练为由把事情延后了。

谁不知道学习指决越早越好?恐怕唐文海仍然存着要把繁指决交给唐初云的心思吧!

无边的嫉妒啃噬着唐梦菲的心,让她真想立马弄死唐初云,一了百了!然而她没什么可用的关系网,根本没办法去找唐初云的麻烦。谁知这时候唐初云自己要作死,杀害了她的亲哥哥!

尽管一直没有找到唐初云杀害唐荣轩的证据,甚至还因为唐幻的介入而令唐初云被释放出来,但唐梦菲知道肯定是他杀了唐荣轩!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听唐荣轩的话,察觉到唐初云的怪异之处,否则早就可以从这方面下手找他的把柄了。

可现在倒也不迟,唐初云一时按捺不住杀了唐荣轩,漏出这么大的破绽,她总算是抓住了对方的狐狸尾巴!

就在唐梦菲转着各种念头时,唐文海与唐文博倒是相谈甚欢。两位老兄弟一方面是不想在媒体面前关系太僵硬,虽说在他们的联合声明引导下,舆论偏向于是有人想要陷害唐家,才会做出杀害唐荣轩然后嫁祸给唐初云的事情。但在主流声音以外,仍然有不少人觉得就是唐家内部的问题,毕竟唐文海与唐文博多年不合人尽皆知,这样的情况下导致兄弟阋墙似乎也说得过去?

另一方面两人由于这次的事件,都觉得要不是因为他们的原因,根本不会影响后代的关系,也不会传出各种难听的流言。尤其是唐文博非常羞愧,当年自逐出唐家,归根究底是他的错误而导致。尽管这些年他嘴硬着说不是唐文海的错,但他自己心里清楚,绝对应该把账算在自己头上。

唐文海对他同样有一份歉疚,要是当年事情发生时他能够多加劝诫,而不是一味数落唐文博的错处,让他完全下不来台,或许就不会出现唐文博羞愤之下离家的事情。说到底,两个人那时太过于年轻气盛,因为面子问题抹不开脸,导致两兄弟30多年的分离。更加因为他们的关系,导致后辈们形同陌路,没有丁点感情可言。

两位老人在追忆当年,坐在旁边的唐初云无法插话,只能当他的木偶人。随着时间推移,来祭奠的人越来越少,却始终不见唐奕的身影。唐初云走到一旁角落去给对方拨打电话,好几遍之后依然无人接听。

到底怎么回事?他二叔不是不懂得分寸的人,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就连唐文博也发现了唐奕没有来,又看到唐初云一直在打电话,担忧的问道:“怎么了?你二叔不接电话吗?”这种时候唐初云自然不想让老爷子太过担心,只好宽慰着说:“应该是城外信号不好。爷爷放心,二叔不会有问题的。”

唐文博蹙眉,但到底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只好掩下心底的担忧,勉强一笑:“我相信你二叔没事。”

尽管如此,两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总是忧心忡忡,却又害怕被拍到些不好的画面,只能强打精神尽量让表情自然。唐文海此时正在跟前来的众多人群回礼,其中有些是他的朋友,有些是跟唐家有机关生意来往的商户,还有些是唐荣轩的同学。

等到祭奠仪式结束,已经是下午14点过了。唐荣轩的遗体早就埋进了唐家的祖坟里,这次祭奠完毕,他的这一生也正式走完。从此以后尘归尘土归土,将来有再多纷扰也与他无关了。

来的客人们离去之后,唐文海招呼唐文博三人一起用餐。虽然唐文博万分担心唐奕的下落,却也不好在如此特殊的日子推辞唐文海的邀请,唯有镇定下来,跟随其他唐家人来到饭厅里。

在本家用餐时依旧秉承着食不言的规矩,整个过程中除了碗筷碰撞声和吞咽声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在自己家里吃饭随意惯了,唐初云三个人都有些不自然,觉得气氛特别压抑。

席间唐初云发现这些人没有任何口头交流就算了,连互相夹菜这样的动作完全没有,与其说是守规矩,在唐初云看来根本没有丝毫温情可言,也太刻板了点吧。

等吃过饭之后,三人跟着唐文海到了客厅,随意聊了起来。唐梦菲、严凯薇和唐文海的徒弟艾蒙因为辈分低,自觉回了工作间,不参与他们的谈话。严麒因为军队事忙早就离开了,所以除了唐文海之外只有唐竟与唐敏两个人陪着。

唐初云瞄了一眼其他人,从他们不太自然的神色中猜到对方大概知道唐文海将会说些什么。估计他们这些人里面只有唐文博不知道吧?

所以当唐文海不经意间提起让唐文博回归本家时,老爷子惊吓得差点打翻手里端着的茶杯。“这……这……”唐文博的表情又是惊又带着点窃喜,让他一张老脸变了数变,着实精彩纷呈。

唐文海拍了拍他肩膀,万分感慨的说:“咱们都老啦,还有多少年岁月可以活?自从荣轩……我这心里可谓非常难受。然后时常想起当年我们20多岁的日子,那么恣意,那么骄傲,觉得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改变整个世界!

年少时的梦想、希翼、誓言如今统统都实现了,你我贵为仅有的两名机关大师,获得了无上荣誉,哪怕立马去见唐家的列祖列宗也足够令老祖宗们骄傲。但是我们就没有遗憾了吗?文博,我们的生命可是进入倒计时了,你当真要留下无尽的遗憾?

将来你我双双离开,唐竟唐敏我不担心,好歹背靠着唐家这课大树,只要他们顺着先辈的足迹脚踏实地往下走,就算不能更进一步,起码能维持住现在的声望。可是唐奕、初云,我相信你绝对没有那么放心的。尤其是初云,他有足够的天赋和能力,可一旦没有了你的帮扶,他和唐奕能守住你创造出的产业链吗?到时候会有多少人落井下石你不可能想象不到!

文博啊,我们必须要给儿孙们铺好路啊,唐家人应该团结起来,绝不能各自为政,否则就是毁了他们的前途!”

一番声情并茂的话语说下来,唐文博似乎触动很大,眼眶都隐隐红了,嘴唇也开始抖动,狠喘了几口气才稳住情绪。他当然有想过将来的事情,也很担心等他腿一伸眼一闭,留下唐奕、唐幻几个没法好好过日子。有唐幻和邓肯在,唐文博不担心他们的人生安全,但唐幻久在军中,不能随心所欲的做事,更何况与机关术相关的事情唐幻也抓瞎,真的能榜上的忙很有限。

为了唐奕和唐初云的机关师前途,唐文博思来想去都觉得回归本家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哪里能够开口?当年本就是他太过任性浮躁,做出了无可挽回的决定,现在让他来请求重回唐家,未免太不要脸了一点!

他完全没想到唐文海竟然会主动提出这个问题,并且真心实意的为他着想,真是……真是让他无地自容!

唐文博看向唐初云,想到自己孙子以后的个人前途,硬是忍着快要烧起来的脸皮,咬牙应道:“你说得对,唐家人应该要团结到一处。当年的事是我不对,太年轻气盛了,为了自己的自尊心和面子,让唐家分裂了这么多年。我是罪人!”

说着老爷子站了起来,面对着唐文海深深鞠躬,低下他高昂了60多年的头颅,彻底承认了往事都是他的过错。唐文海连忙阻止他,坐在他身旁的唐竟和唐敏更是迅速的闪开,不敢让唐文博对着他们两个晚辈鞠躬。唐文海叹息道:“那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起因也在我,说起来我们两个都有问题。好了,不说这些,咱们是一家人,不需要如此客气!”

唐文博看着同样满头白发的兄长,狠狠点头:“对,对!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啊!”

两位年过半百的兄弟互相看着,同时畅快的大笑起来,一扫过去三十多年的阴霾与恩怨。也许只有到了他们的年纪,才会彻底明白亲情的可贵,才会明悟‘家’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