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云要审问戴安娜不可能在这个地方。

刚才的动静可不小,而时间又往后推移了不少,要是还留在这里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唐初云二话不说把戴安娜夹在腋下,开启飞鸢使用轻功飞走了。

被袜子堵住嘴的戴安娜此时已经万分肯定这个人绝对是来自于唐家,唐文博新发明出来的机关翼已经被当时看他调试的人,拍了视频放到网上,大家对这种新产品可是很期待的。如今机关翼还没有面世,这人就在使用了,还不是唐家派来的人?

唐初云看到她的神色,很快猜到了她的想法,但并不管她究竟有没有发现什么。今日过后,他势必会把戴安娜彻底掌控起来,不让她逃脱,否则岂不是放虎归山留后患吗?此时此刻的唐初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直接把人给带回了他跟龙泽勋居住的地方。

此时还不到7点,龙泽勋已经起床了。他平时这个时间点差不多出城去了,今天则因为担心唐初云的行动,几乎整夜没有休息好。当听到敲门声开门后,龙泽勋看到胆战心惊站在门口的戴安娜,一时有些愣怔。

随后他反应过来了,知道肯定是唐初云把人带回来,只是他隐身了,所以看不见而已。把人让进房里,没几秒就见到唐初云现出身来。

龙泽勋当即询问:“你受伤了吗?!”

其实从唐初云全身染上的血迹可以看出,这一次必定是有波折的,否则仅仅只是寻找戴安娜,又怎么会有跟人战斗后留下的痕迹?

唐初云没来得及换装备,连连摇头道:“我没事,都是别人的。我回来的时候是在不远的地方降落,怕飞鸢太醒目被人看到,特意找了一个无人发现的死角。这一路过来我注意了没有别的人,应该不会有人看到我们。”

龙泽勋原本还有些搞不懂为什么直接把戴安娜带到他们这里,这让他挺疑惑。现在唐初云特地为他解释一番,很显然是要打消他的顾虑。龙泽勋越来越感觉到唐初云对他的重视,也许经过这次的坐牢事件,让对方突然开窍了吗?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晃而过,很快他就不在去想,而是让唐初云赶紧去洗个澡,冲刷掉身上的血迹。等唐初云进入浴室后,龙泽勋眯着眼睛走到了惊恐地站在客厅中的戴安娜面前。

此时戴安娜已经把嘴里的袜子扯出来扔在地上了,唐初云并没有捆绑她的手脚。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先前她只是被锁足了,明明同样可以用手拿掉袜子然后呼救的,可她竟然十分‘听话’的跟着唐初云一起走回来了!难道……仅仅是因为对方爆发出的实力太过强大了吗?一个20岁出头的机关制师,什么时候拥有如此厉害的实力了?!

到了这个地步,戴安娜早就把唐初云的身份猜测出来了,毕竟当知道唐初云要去奇兽研究院给他们讲课后,众多学员们可是用尽手段把大部分事情打听清楚了,八卦也好、好奇也罢,反正唐初云的生平在学员里面可不是秘密。所以戴安娜知道与龙泽勋合住的是唐初云一点也不难。

但是唐初云现在分明应该在监狱里啊!他本事再高,也不可能从监狱里跑出来吧?这还是人么?!

她兀自在那里纠结的想东想西,脑子都快打结了,却是越想越惧怕,越来越恐惧。戴安娜很想趁那两人不注意逃跑或是大声呼救,但眼见果冻和布丁两只卡达兽气势汹汹的盯着她,半透明的身影忽明忽暗,尖牙从嘴里呲出来,要是她敢有任何异动,绝对会立即被攻击!

龙泽勋走到她面前,尽管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但他浑身的气场在唐初云离开视线的片刻陡然有了巨大提升,戴安娜已经明显感受到了。

好整以暇的坐到沙发上,龙泽勋指了指另一侧的单人沙发说:“请坐。”

戴安娜胆战心惊的顺着他的意思坐下来,但是整个人绷得很紧,像是惊弓之鸟般随时准备着防御外来伤害。龙泽勋却好似没看出她的防备,依然冷淡的开口:“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他声音清冷,双眼更冷,海水蓝的眼眸中暗藏杀机,戴安娜相信要是她不乖乖合作,这杀机一定会转为实质!见识过唐初云的恐怖实力后,再对上似乎也不好惹的龙泽勋,戴安娜觉得自己绝对不会有从他们两人手下逃出生天的机会——那么多特别行动队的士兵都死得凄惨,她一个几乎没什么攻击力的人又能怎么办?

落入这两人手中,恐怕比被李助手等人裁决还要凄惨!

想到唐初云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戴安娜又是一个冷颤,随后才在龙泽勋的压力下哆哆嗦嗦的道:“我……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龙泽勋思怵片刻,发现他并不知道太多内丨幕,只好围绕着唐荣轩的死开始发问:“唐荣轩是你杀的?”

“不是我!但……但人是我叫来的。”戴安娜下意识就想狡辩,随即就看到了龙泽勋变得更冷的眼神,顿时委顿下来:“我跟唐荣轩共同做一个实验,然后实验报告由唐荣轩放进我们的抽屉里。然后我在科学院参与了另一个实验任务,有关那个实验的几页报告由我保管。接着因为这些天唐……唐制师来给我们讲课,大家的实验都暂停了,我想到短期内不会有人去动资料室的实验报告,所以把科学院的那几页报告给夹到了我和唐荣轩的报告里……”她将后来唐荣轩放错报告到另外的柜子,而她因为找不到把放假的唐荣轩叫回研究院,再到束手无策之下叫来帮手,最后那个帮手却手段老辣的杀了唐荣轩等事情一一道出。

说到这里戴安娜停了下来,龙泽勋目前只问了唐荣轩的事情,她就不打算讲太多。虽然肯定会被继续逼问,可她认为还是能拖一时算一时吧……

谁知道龙泽勋还在理顺整个事件,从浴室出来的唐初云却是直接问道:“那几页报告是十号文件?”

戴安娜听到后面四个字时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她没想到唐初云会知道!对方出来大开杀戒后明明没有人提到十号文件!莫非……唐初云早就在一旁躲着了?当时那么多人,竟是没有一个发现!不过想到唐初云那一手会隐身的本事,戴安娜当即不敢多想,越想越害怕!

“是……是十号文件……”她结巴着小声说。

“关于什么实验?”唐初云看出她对这个问题的闪躲,咄咄逼人道。

戴安娜深深吸气,她已经落到这步田地,还不如痛痛快快说出来,也许会有一线生机!她闭了闭眼睛,咬牙道:“是有关于奇兽和人类基因融合的实验。”

唐初云和龙泽勋被这句话里透出的意思吓到,龙泽勋对这方面的了解更胜于唐初云,于是他站立起来,居高临下的急切问道:“基因融合?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他一瞬间释放出的迫人压力直冲戴安娜去了,让戴安娜顿时感到自己犹如被一击铁拳重重捶在胸口,痛得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戴安娜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沙发后面的靠垫倒去,却硬是被她强撑着又坐了起来。她知道今天要是不把所有事情都讲出来让这两人满意,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被套出话后杀人灭口?起初戴安娜也是这样认为,但现在肯定是唐初云,知道对方‘应该’在坐牢后,她就明白或许她死不了——因为很显然唐初云需要她作证,否则一旦她死了,唐初云那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的清白!所以为了活命,她必须把她的价值令对方知道。

拼命咽下口中鲜血,戴安娜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事情要从科学院30多年前的一个实验说起。自从蓝昊当上科学院院长后,一直致力于研究奇兽和异植,但是异植经过科学院如此多年的研究,基本上已经被摸清楚了习性。可奇兽不同,哪怕人类几乎每天都跟各类奇兽打交道,它们的能力、习惯、种族特性、战斗方式等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研究。

蓝院长的研究重心逐渐偏离到奇兽研究上,更是从生物科学的角度开始全方位的剖析,后来更是突发奇想,非常大胆的开始研究能不能把奇兽基因和人类基因融合,创造出新的种类——既有奇兽的种族天赋,又有人类的智慧!

可是人类联盟早有规定,不允许做*实验,所以想要在某个人体身上直接融入奇兽基因,又要躲开科学院众多视线非常不容易。后来蓝院长想到把奇兽基因和人类基因融合进受精卵里,再形成胚胎,最终形成一个新生命。

当时蓝院长一共制造出了这样的新生命近百个,科学院也有很多人知道这个实验,而且每个人都在关注着实验发展,究竟能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十个月之中,近百个新生命因为基因融合问题无法存活,逐渐开始死去。随着时间推移,新生命几乎死光了,可最后竟然有一个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

这个胎儿的外形跟人类没有差别,也有人类的智慧,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人类。但是蓝院长最终发现,胎儿身上完全没有奇兽的影子,更不要说什么种族特性。蓝院长等人非常失望,所有人都知道实验失败了。后来他们又做了很多同样的实验,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

然而这个实验虽然不算很明显的*实验,可这完全是打擦丨边球,要追究的话同样有踩过丨界的嫌疑,很可能让那些德高望重的科学院研究员们声名扫地!所以后来蓝院长把这个实验的资料全都封存起来,知情者们也受到严厉警告,不得透露出去半分。”

戴安娜总算是把30多年前的这段往事讲完了,她正要继续往下讲十号文件的来历,却听到龙泽勋问:“那个唯一成功的,现在还活着吗?”

“嗯。”

“是谁?”

“蓝院长的儿子——蓝天绝。”

唐初云和龙泽勋惊讶极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蓝天绝!唐初云曾经在冒险者协会接取任务时见过蓝天绝,对方可真是一点异样都没有!而同为冒险者的龙泽勋跟对方打过更多交道,不得不说,蓝天绝全无一丝奇兽的感觉啊!

接着龙泽勋又问道:“蓝天绝融合的是哪种奇兽和哪个人的基因?”

“是卡达兽和蓝院长本人的基因。”

“卡达兽?!”唐初云脱口惊叫,随后回想起上次在科学院里,蓝昊问他还有没有紫花苜蓿时,看向笼子里那几只卡达兽的神情——隐忍中带着些许狂热,以及振奋和喜悦。当时他只以为对方是因为他们也自行用紫花苜蓿驯服了卡达兽感到高兴,如今想起来,恐怕里面还有其他原因!

唐初云立马问:“你会知道这么多,又说参与了科学院近期的新实验,还与十号文件有关,是有关奇兽和人类基因融合的事情有了新进展?”

戴安娜直接点头道:“没错。我因为以前帮蓝院长的一个副手做研究,跟科学院里的人走得很近,几乎是内定了以后会进科学院的。在前两个月,那位副手韩博士跟我说有一个新实验需要人手,问我愿不愿意参加,要求绝对保密,并且需要签署保密协议。我对实验很有兴趣,就加入了进去。

去了过后才发现整个实验只有六个人,其中包括蓝院长和两位蓝女士,以及韩博士所带的我和另一位学员张睿。接着我跟张睿就知道了30年前的那件事,还有这一次的实验内容——蓝院长从他们用紫苜蓿驯服的卡达兽中提取出的基因里,发现了不同其他卡达兽的新基因!这种基因活性更强,遗传性更高,让蓝院长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们开始对这种新基因彻底研究,并且开始了全新的基因融合。蓝院长很有信心,认为这次有很大几率能够成功。研究慢慢有了进展,我因为提了一些有用的意见被蓝院长他们看中。结果这个时候,唐制师答应了蓝院长到研究院讲课,还准许学员们近距离接触果冻。蓝院长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果冻的机会,特意叮嘱我和张睿多和果冻亲近。

这期间,我跟张睿带走了两份不太重要的文件回研究院,张睿的是九号文件,我的是十号文件。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我也自信没有人可以发现,谁知那个张睿竟然想要将九号文件交给第一集团军总长!幸亏被我及时发现联络了蓝院长,然后他派出人来抓回了张睿,否则实验的事情恐怕现在已经曝光了。经过审问,张睿说他是来自道格拉斯家族很多年因为犯错而被逐的一个分支,为了让家族重新回归到道格拉斯,所以他才铤而走险想要揭发蓝院长等人的实验,并以九号文件作为投名状!

张睿的事情发生后,我就赶紧想要拿回十号文件,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下,被唐荣轩发现了。逼不得已,只有杀人灭口……”

唐初云和龙泽勋对视一眼,没想到居然如此曲折离奇。

唐初云这时问道:“那杀了唐荣轩的究竟是谁?”

“蓝院长养了一支20人的精兵,专门负责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那天被派来执行任务的是藤原知子。”

“是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