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诚发现自己的同桌最近几天经常神思不属,非常惶恐担忧的样子,觉得很奇怪。

照理说,作为唐家的嫡孙,唐荣轩平时可是自信得很,在课业上也很拿手,学习奇兽的性情、喜好什么的也比别人快,常常受到教师们的夸奖。

只不过自从唐初云来给他们讲课后,唐荣轩就整天战战兢兢,担惊受怕,难道是在害怕唐初云吗?

早就听说唐文海大师与唐文博大师不和,连带着后辈们也很少见面,可是也不至于让唐荣轩害怕成这样吧?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带着对同桌好友的关心,与蓦然升起的八卦之心,李诚拍了拍趴在课桌上装鹌鹑的唐荣轩,安慰着问道:“你怎么了啊?平时你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最近是怎么回事?”

被他拍得浑身颤抖的唐荣轩见是自己同桌,才放松下来。他从胳膊里抬起头,双眼充满了血丝,嘴唇周围布满了胡渣,整个人看上去憔悴又狼狈。

李诚大吃一惊,只听唐荣轩抖着嘴说道:“我要请假……我,我身体不舒服……”

今天刚好轮到他们去听唐初云讲课,一想到要直接面对那个人,唐荣轩就说不出的恐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唐初云的表现还是和以前没多大区别,一样那么腼腆害羞脸皮薄又好说话,但是唐荣轩总有一种想要远远逃离的冲动。

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直觉。

什么运气好?其他人或许会相信唐初云的说辞,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但唐荣轩不会。因为他当时就在森林里,亲眼看到唐梦菲给唐初云灌下大剂量的梦魂香,那可是足以迷倒数头奇兽的分量!最关键的是那时候唐初云分明气息微弱,出气多入气少,又被他们仍在了幻粉林里,周围到处是奇兽,他一个没有护甲也没有战车的人,怎么可能活下来?更不要说两天之后就毫发无损,没有丁点损伤的被唐文博给带回来了!

唐荣轩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他把自己的分析告诉给唐梦菲,谁知他妹妹对于已经过去的事情根本不在意,只说‘就当他走狗屎运,现在回来了,我要另外想办法对付’。怎么不想想要是唐初云真的不简单的话,她想要对付又怎么可能?!

自己妹妹靠不住,唐荣轩本身又没什么武力值,何况唐初云都追到他们研究所来了,他还能如何?现在看来,只有装病先逃过一劫再说吧。

李诚见他是真的不太舒服,只好出去找教师主任,帮唐荣轩请假。

哪知他还没来得及走出教室,凯瑟琳已经匆匆走来,招呼他们班级的人说道:“孩子们赶紧出来,轮到你们了。”

今天将要去跟果冻玩耍的200多名学员立刻高兴的站起来,激动不已的朝着1号实验园飞快的跑了过去。这几天从那些已经听过唐初云讲课的人那里,他们早就知道了所有的流程,当即一个个撒腿就跑,去占据有利位置,好早点跟果冻有所互动。

自从唐初云到来后,果冻完全成了奇兽研究院里所有学员们最喜欢的对象,受到大家的热烈追捧。

唐荣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如死灰,此时管理他们班级的主任也已经到实验园去了,他去向谁请假?不能请假的话,待会儿点名他要是不在,一定会被记过的!学员们的日常考评与将来能否到研究院工作直接挂钩,这方面的要求十分严格,唐荣轩根本损失不起。

李诚有些为难的站在原地,他是很想快点去见果冻的,只是唐荣轩脸色太难看,让他有些担心。

狠狠甩了甩头,唐荣轩忽然站起,他相信唐初云就算要报复他也不会在这里动手,没必要太过害怕。大不了除了研究院后他就闭门不出,远远躲着好了。

两个人落到了最后面,路上唐荣轩的表情依然很僵硬,李诚关心说道:“你要是撑不住了,一会儿到实验园见到主任后向她请假吧。”

“没事,我能坚持。”

“可是我看你……好像很怕唐制师。”李诚犹豫半晌,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唐荣轩吸吸鼻子,带着苦涩的笑容说:“他想找我报仇,我能不怕吗?”

李诚很吃惊,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原因:“你们俩什么时候结了梁子的?还弄到要报仇这么严重?”

唐荣轩不欲多说什么,摇了摇头,向着1号实验园走去。

大老远就能看到实验园里面站着的唐初云,以及蹲在他脚边的果冻。这几天每天来给学员们讲课,老实说他有些腻味,还不如在家制作机关呢。

但是既然答应了又有什么办法?唐初云只能继续坚持下去了。

看到陆续跑过来的新一批学员们,唐初云扬起微笑,静待他们到来。目光一转,他就看见了坠在队伍末尾的唐荣轩,随即,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在他嘴边展现,总算是有了可以消遣的目标。

其实唐初云并不知道当初害死原身的行动中,唐荣轩到底出了几分力气,从原身的记忆中他只能看到动手灌下梦魂香的是唐梦菲,唐荣轩和藤原知子则站在一旁警戒。但当初将他骗出城堡的人却是唐荣轩,所以这笔血债,自然有他的一份。

对于唐荣轩的生死,以及究竟让他怎么死,唐初云心里还没有一个好的想法。虽然唐家堡以暗杀出名,他能够做到完全不被任何人发现,但要是仔细排查起来,最近出入奇兽研究院的陌生人只有唐初云一个,人家以前好端端的没事,唐初云一来就死掉了,未免太凑巧吧?

唐初云一边自信可以做到完全不被发现,另一边又觉得很可能会被大家怀疑,陷入了两难中。他毕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突然之间让他处心积虑去杀死一个人,的确有些无从下手。

以前他看过的电视剧里是怎么演的?制造不在场证据?毁掉凶器?密室杀人?嫁祸给别人?

唐初云顿时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想了很多,最终在凯瑟琳的提醒下才瞬间清醒过来。看清楚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后,唐初云暂时将思绪拉回来,讲完课再说吧。

来得最晚的唐荣轩和李诚已经没有了前排的好位置,两个人唯有站在最后面。李诚学着旁边的学员在脚下垫了几块砖头,才面前看到唐初云的身影。而唐荣轩则沉默的站在那里,根本不去理会唐初云讲了些什么。

他环视周围一圈,看到其他200多名学员,以及不远处的几名教师,心里安定了不少。在这么多人前面,唐初云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的。

随着唐初云的‘幸运’故事再讲过一遍,终于到了万众期待的跟果冻近距离互动的时候。每个学员排队依次上前,使出浑身解数去逗弄果冻,跟它说话,摸遍它全身,然后兴高采烈的离去。

唐初云用手掌抚摸着果冻的脊背,尽量安抚下越来越不耐烦的果冻,这次真的是委屈小家伙了。

“你叫果冻吗?好可爱啊,跟我以前见过的卡达兽完全不一样呢!”

“原来卡达兽的绒毛这样柔软,真不可思议。”

“我能跟你合影吗?你没有反对?那就是答应啦!”

唐初云真想大翻白眼,这些人的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将来他们要是进入奇兽研究院,真的能为人类做出贡献?

由于每个人的时间只有10分钟,所以并没有过多久,就轮到了最后一人,正是唐荣轩。

当他正式和唐初云面对面时,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在发颤,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只是他拼命的忍耐,强行压下心底的恐惧,让自己尽量自然的走上前去。

唐荣轩紧紧盯着乖乖蹲坐在地上的果冻,给自己做足了心里建设,不去看旁边的唐初云,想要靠意志力撑过这10分钟。

而唐初云呢?他这几天早已发现了唐荣轩对他的躲闪和惧怕,虽然原因不明,但并不妨碍他看透对方的恐惧。所以唐荣轩此时坚定的走上前来,反而令唐初云觉得他是不是有什么倚仗?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的面对他?

要是唐荣轩能听到唐初云此时的心声,肯定会觉得很冤枉——他就是不愿意被扣学分而已,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过来,硬着头皮摸了摸果冻,哪里像唐初云所想的那样有恃无恐啊?

唐初云可不知道对方的缘由,认定他绝对有依靠,当即眼眸微沉,决心要给对方一点苦头吃。

自从上次在冒险者协会他给了唐梦菲一发化血镖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传来,估计是对方并没有当回事。那么这次要是唐荣轩再出了同样的状况,他们又会不会惶恐呢?

反正化血镖死不了人,不过是持续出血而已,又找不到确切证据,谁能说是他下的毒手?

化血镖出招并不需要千机匣,而是用任何的兵器都可以。唐初云从地上摸到一颗石子握在手中,借着衣袖的遮掩,轻轻朝着唐荣轩小腿扔过去。

那石子不过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扔到人的身上也不会有多大的感觉,更何况唐初云暗中让果冻帮忙,很快果冻随着那颗石子把前爪放到了唐荣轩小腿上。

唐荣轩惊讶于果冻的动作,他是真心实意喜欢研究奇兽的,如今得到果冻的‘垂青’,他当即一动也不敢动,任由果冻搭着他的小腿。

唐初云则隐晦的弯起了嘴角,化血镖早已随着石子的去势,没入了唐荣轩的身体。

等到20分钟过后,唐荣轩站起身来,觉得有些遗憾。要不是先前顾忌着唐初云,他肯定对果冻极力研究,怎么可能会到最后几分钟才开始和果冻亲密接触?

不知道是不是他起得太急了,觉得脑袋有些发晕,整个人也很无力的感觉。

甩了甩头,唐荣轩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加强锻炼才行。

唐初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