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念过后,唐初云抱住老爷子,连连点头道:“我不怕爷爷,只是担心您会对我失望。爷爷,您失望了吗?”

听到孙子带着鼻音问出这句话后,唐文博立即摆手:“怎么会呢?爷爷永远不会对初云失望的!哎,是我吓到你了,感情的事情哪里是你能抗拒的?只不过,我听你说的意思,莫非龙泽勋还不晓得你的想法?你实在单相思吗?”

唐初云略有些甜蜜的笑了笑:“泽勋已经对我表白了。”随后他又苦恼的说:“但我觉得龙鹏所长不会同意我们的事。”

唐文博假装气哼哼说:“你只担心龙鹏,不担心我吗?”

“我知道爷爷非常疼爱我,一定不会反对的。是吗爷爷?”唐初云讨好的冲他撒娇。

唐文博背起双手道:“这世界上像我一样开明的爷爷可不多。嗯?龙鹏不会当真反对吧?我孙子这么好,他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说完老爷子竟是又开始气急败坏起来,这暴脾气也确实没得治了。

眼看唐文博想要去给龙鹏打电话,唐初云赶紧拉住他:“爷爷,交给泽勋去处理吧,总不能他一点力也不出啊,毕竟这是两个人的事情。”

老爷子认为他说得十分有道理,随即他想起两个男人之间那什么的话,必然有一个是下面那位啊……看看初云的小身板,再想想龙泽勋的武力值,唐文博嘴角微抽,他才不要自己的孙子被压!

不行,初云很明显是什么也不懂的,他必须要把这中间的厉害详细给他讲明白!唐文博说风就是雨的对唐初云撂下话:“我有点事情要办,回头再来找你。”

唐初云哭笑不得的看着老爷子风急火燎的离开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样就被他搞定了?唐文博未免也太护短,太没有原则的宠孙子了吧!

尽管不晓得唐文博要去做什么,但他离开时看向自己的古怪眼神,让唐初云猜测肯定与他有关。

想到搞定了唐文博,唐初云近来紧绷的神经轻松不少,起码开了个好头啊。接下来要怎么做,他还要跟龙泽勋商量商量才行。

而且,他也很想知道对方要如何说服龙鹏呢?

在紫藻晶砂矿脉挖掘了大半个月后,矿脉里面已经挖开了不少,接下来则需要专业人士来搭建承重结构的各类顶梁架,在此期间是不能够展开挖掘工作的。

所以龙鹏把那些公会的冒险者们都遣散了回去,嫌弃工作做完后,他们这次所接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可以回去领取报酬。

经过这段时间的挖掘工作学习,以及往返与矿脉和堡垒之间运送晶石,让每一个参加了这次任务的人都与有荣焉。尽管他们不能得到紫藻晶砂,但想到即将有如此多晶石会慢慢出现在市场上流通,大家还是很振奋的。

龙泽勋所在的hero公会成员同样个个兴奋不已,回程的路上珍珠和派恩一直在讨论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马修懒洋洋的歪在后座上,时不时参与讨论几句,气氛倒是挺热烈。

机关战车内部狭窄,通常只能乘坐4个人,现在正副队长加上他们三个已经是超载了,挤得不行。但似乎后排的三个人根本没有感觉到拥挤,只顾着兴高采烈的聊天。

龙佑驾驶着战车,龙泽勋一路沉默的不说话。但是他平日里也是这种反应,根本不像是在唐初云面前那样多话和表情多多,其他人早已习惯了。

龙泽勋就是这种性格,对待他感兴趣的人事物会比较鲜活,像个正常人,平时几乎都是属于不正常的范畴。

想到唐初云,龙泽勋不由得皱眉,他出来得匆忙,也不晓得唐初云会不会答应他的提议?

这还是龙泽勋第一次对自己没有任何信心。

回到西陵城后,龙泽勋与其他人道别,快速回到自己家中,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将最近染上的脏污给洗去了。

随后他坐到自己的床沿,拿出通讯器,给唐初云播了一个电话。

轻巧的通讯器此刻似乎有千斤重,压得他呼吸都变得沉重了。心跳快速跳动起来,龙泽勋摸了摸心口,这种感觉太陌生了,却好像那个人一样,来得如此猛烈,让他猝不及防。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又似乎只有一瞬,等到接通之后,龙泽勋发现自己的嗓子竟然哑得不成样子,他低声咳了咳,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唐初云的声音响起:“龙泽勋?你回来了吗?”

他的声音清亮,并不像龙泽勋一样低沉,如同涓流而过的河水,十分好听。

“嗯。”龙泽勋回答。

随后唐初云带着嘚瑟的说道:“我告诉你哦,我爷爷同意了!”

龙泽勋有点意外,没想到唐初云自己就能搞定,他还以为肯定需要他帮忙出谋划策一番呢。“那就好,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房子吧?”

对面却忽然沉默了下来,龙泽勋觉得有些忐忑不安,不是说同意了吗?难道……唐初云反悔了?

龙泽勋攥紧了身下的被单,追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过了一会儿,唐初云才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像是被压在了喉咙里,含混不清的说:“我爷爷ok,那你爸那边呢?你搞定没有?”

被他问起,龙泽勋才想到他还没有对龙鹏说过这件事。他迟疑了片刻,最终因为不想骗唐初云,叹气着说:“我父亲最近很忙,找不到时间。”

“是吗?”唐初云不晓得为什么忽而恢复了元气:“既然你爸还没同意,那就过段时间再说吧!我也不是很着急,真的。”

他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令龙泽勋疑惑,不是说唐文博同意他搬出来了?按照唐初云的性格,那肯定是越快越好啊,怎么会反而说不着急?他还以为会被臭骂一顿呢。

等等……难道说唐文博同意的不是搬出来住的事情?

莫非是唐初云告诉唐文博他们之间是恋人关系,然后大师同意了?!

龙泽勋嚯地站了起来,没错!唐初云必定是先说自己有了恋人,然后再找机会提搬家的事情才对!

巨大的喜悦充斥了龙泽勋的胸膛,虽然他很想要马上就听到唐初云的亲口承认,但也知道对方不愿意告诉他是为了面子和自尊心,他就不能去拆穿。

这样一来,只要他搞定了他父亲,不就可以有绝大机会跟唐初云真正同居了!

努力压下自己的狂喜,龙泽勋稳了稳情绪,说:“我会争取早点告诉我父亲,相信他不是那种古板的人。到时候我们搬出去,你就能够想怎么样冒险就怎么样冒险了。”

说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唐初云很快被转移了视线,两人随后就开始说起别的话题。

第二天一大早,龙泽勋便开着车疾驰到了矿脉所在地,他迫不及待的要和龙鹏谈论这件事了。

不说他是怎样安抚住暴跳如雷的龙鹏,两个人又是怎样你来我往的拉锯,另一边的唐初云在思考着如何来补偿唐文博。

或许他可以一个月出去冒险,下一个月做些小机关给唐文博过目?唔,似乎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做的啊,不然搬出去之后什么也没做成的话,难不成告诉唐文博他天天谈情说爱去了吗?!

唐初云揉了揉脸蛋,继续想得出神。在机关上他可能以后投入的时间不会太多,要不然也给唐文博捉一只卡达兽回来?

唔,老人家似乎通常喜欢养花种草之类的,等到紫花苜宿真正培育成功后,他可以把打理培植室的活儿交给唐文博。

拉拉杂杂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随后唐初云不禁懊恼道:“他昨天怎么不跟龙泽勋说清楚呢!让他来搞定老爷子啊,反正总是要让他知道的……”

在他胡思乱想时,龙泽勋带着一只青紫的熊猫眼回了西陵城。

龙鹏的脾气没有唐文博火爆,却也绝对没有唐文博那样宠爱孩子。这不,龙泽勋把事情给他说了之后,换来了他的一顿抽打。

龙泽勋并非躲不过他父亲的惩罚,但他不让龙鹏把怨气发泄出来,只怕龙鹏以后连家都不让他回去。而他被打了之后,龙鹏果然只能气哼哼的作罢。

不过在听说龙泽勋喜欢的对象是唐初云后,龙鹏双眼就亮了起来。自从唐初云‘运气’超级好的带回了两种新型异植,而且驯服了一只卡达兽当宠物,又年纪轻轻成为了机关制师后,所有人都觉得他是非常有前途的年轻人。

这不,他把收服卡达兽的法子交给了龙泽勋,这小子就带着那什么布丁,快速找到了这条矿脉,龙鹏本来就想要登门致谢呢。先前他发愁着怎么样跟唐初云套近乎,现在还担心什么?

所以龙鹏听到了龙泽勋和唐初云的事才一反常态的同意了,反正在他看来,龙泽勋自小就是非常有主见的人,学体术、和龙佑创建冒险者公会,在森林里到处游走捕猎,这些可不是两位父母教导他的。再说龙泽勋的性格太执拗,原本他们还担心这孩子永远会单身呢,哪知道如此快速就找了个对象?

至于传宗接代的问题,他不是还有一个小儿子嘛,到时候血脉可以得到传承就行。

想通了的龙鹏很快把龙泽勋打发走了,并思怵着哪天该登门拜访唐文博才行。

他哪里知道,没过两天,他那大儿子已经带着厚礼上唐家拜访去了。

龙泽勋没有提前告知唐初云,因为怕他左右摇摆,到时候鸡飞蛋打了可怎么办?于是龙泽勋选择直接登门,化被动为主动。

当唐初云一早起来听到佣人来报说有人找他,他还在纳闷。等到他下楼看到穿着一身正装,带了大堆礼物的龙泽勋时,立刻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