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唐家二楼传出了‘磅’的一声重响,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哎哟我的屁股……”唐初云从地板上爬起来,揉着被摔疼的屁股哀叫道。他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把他吓得不轻,这才掉落到了床下。

思及自己的梦境,唐初云瞬时脸色通红——他竟然梦到龙泽勋向他求婚!梦里龙泽勋穿着全白色的西装,拿着一束玫瑰花向他走来,犹如童话里的王子。然后他单膝跪地,说了一长串海誓山盟,让唐初云答应嫁给他!

唐初云忽然觉得鼻头一酸,他拿手摸了摸,流鼻血了!

他赶紧扯出几张纸巾塞住鼻孔,嘴里开始咒骂龙泽勋。该死的都怪对方昨天出的馊主意,才让他做了那个……那个讨厌的梦,还害得他流鼻血!

愤愤不平的止住了鼻血,唐初云心里还有气,决定下次见到龙泽勋一定要给他来一发暴雨梨花针,打得他满脸开花!

此时的他完全忘记龙泽勋是他默认的队友,不管使用什么攻击技能对方都免疫了。

唐初云虽然不再流鼻血,却仍然怕唐文博他们看出端倪,干脆让佣人把早餐送到房间里来,他在房里自己吃。把面包当做龙泽勋的脑袋恶狠狠啃了一番后,唐初云才算是稍微解气了些许。

随后,他不得不沮丧的承认,其实龙泽勋的点子是损了一点,但似乎是他目前最好的离开唐文博视线的借口了。

可是唐初云万分不甘心啊,他也想过随便找个女生来演这场戏,但如果是女的,到时候唐文博一定会让他直接把人领到家里来。可是龙泽勋不同,他本身身份高贵,又是男人,不好让他来唐家常住,否则成何体统?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接受龙泽勋的提议,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想想一边是可以离开唐家,然后随意出城去冒险;另一边是和龙泽勋假意同居,其实他们俩还是各过各的,好像也不是太难以抉择。

唐初云郁闷的叹气,看来他只好接受了。

在他纠结烦恼的时候,龙泽勋已经和公会里的其他成员一起出城挖矿去了。到最后唐初云仍然没有想到说服唐文博准许他去挖矿的借口,这一次的行动他只能遗憾的缺席了。

龙鹏作为这一次行动的领队站在最前面,对接了任务的十个公会讲解道:“可能你们还不是很清楚究竟要去哪里挖矿,我先给你们讲一讲。今天我们将要去的地方是一条最新矿脉。

这个信息在我发布的任务中已经说明了,想必你们也已经清楚——那里接近我们人类最远的安全范围,无限接近于无人探索区域,所以将会遇到什么困难与问题目前没人知道。但是这次任务的困难性是毋庸置疑的,希望你们好好考虑清楚,若是有想要退出的公会,现在还来得及。”

听了他的具体说法后,那十个公会的成员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其中就有人高声问道:“龙所长,我们都是优秀的冒险者公会,自然是不害怕困难的,但是我们怎么知道您所说的新型矿脉究竟是不是真的呢?并不是我不相信您,但事关重大,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让我们跟您走吧?”

龙鹏看了他一眼,面孔比较陌生,站在一个由平民组成的冒险小队里。他的话语还算恭敬,而且也是说出大家心中所想,于是龙鹏解释道:“发现这个矿脉的是我大儿子龙泽勋,我想由他来给大家介绍是最合适的。”

他遥遥朝着站在人群后面的龙泽勋一指,让所有人的视线都调转到了他的身上。在场都没有冒险者新人,自然对各家公会有哪些好手知道得一清二楚,尤其是hero和云霄两大贵族公会的正副会长,那个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龙泽勋绕过人群走到前面他父亲身边,清冷的俊脸上面无表情,跟着用平淡的声音没什么感情的说道:“新矿脉是紫藻晶砂晶石,我在前两天发现的。我已经挖开了最外部的部分山石,而且看过矿脉的走向,应该比我们目前所发现的三条紫藻晶砂矿脉都要产量更大。”

一条全新的、产量巨大的矿脉!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龙家的后裔,对于他的判断自然信服。而且他还是一位五级体术者,实力异常高强,能够深入那么危险地方也说得过去。只是他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能够发现到那座矿脉的呢?

正在此时,龙泽勋腰间的布口袋里剧烈晃动了几下,就像是有什么活物在里面挣扎一样,令离得最近的几个人惊讶不已。

龙泽勋立即解下口袋,打开了系袋子的绳索,然后布丁懵懵懂懂的钻了出来,站在龙泽勋脚边抖了抖身上蜷缩起来的毛发。

“卡达兽!”人群顿时惊慌起来,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对准了布丁,准备它一有什么异动就当场射杀!

只是他们也看出来了,似乎这只卡达兽是龙泽勋饲养的,而且从刚才开始,卡达兽便没有对他们表示出任何敌意,反而是像宠物般乖乖坐在原地。

在大家的印象深处,好像还有另外一只卡达兽也是这个样子,那是……对了,那是发现了两种新型异植的唐初云!

这些日子唐初云带着果冻可没有少在堡垒里进出,早就被人拍了不少影像传到网上,是以大部分的民众都已经知道了。

像宠物一样养着的卡达兽那绝对是近来大家谈论的焦点!

而现在居然又出了一只这样的卡达兽,在龙泽勋手里。要不是果冻和布丁的身形大小、毛发长短完全不同,他们或许还会以为这是唐初云的那一只呢。

龙泽勋把布丁抱到自己的手臂上,布丁温顺驯服的样子令在场的所有人啧啧称奇,不自觉的都放下了手里面的武器。

随即龙泽勋说道:“这是我的宠物,它叫做布丁,正是它带我找到了这次的新矿脉。”

原来如此!

要是有卡达兽的帮助,想要找到矿脉确实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样一来,龙泽勋和龙鹏说的话让大家更加信任了。

然后就有人控制不住的问道:“请问,你这只卡达兽是……是怎么驯服的?是不是掌握到方法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驯服?并且想要驯服多少只都可以?”

这人把大家的心声说了出来,于是所有人看向龙泽勋,希翼于他说出这种方法,让他们也能够有卡达兽做宠物!

龙泽勋淡淡说着:“你问的这个问题,相信不久之后科学院的蓝院长会做出详细说明。我只能告诉你们,要驯服卡达兽的关键在于紫苜蓿这种异植,其中还关系到了卡达兽的习性与喜好,在官方没有出公告之前,请恕我无法详细明说。”

言外之意就是让大家等着公告吧,他能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

众人都很遗憾,但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逼着龙泽勋说吧?而且从他透露的信息来看,事关紫苜蓿这种完全没有见过、又生长在非常危险的地方的异植,想必要得到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在这里的大多是家里小有富裕的公民,但是想要有一株紫苜蓿,那根本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事情。

微微叹息了一会儿,这个事情就此打住了。

接下来大家打消了疑虑过后,便不再迟疑,各自穿好护甲,坐上战车,跟在打头的能量研究所特别行动队的车辆后面,往矿脉的位置行去。

一路上所有人尽量小心低调,由于这一回不是进森林里捕猎,能够不引起奇兽的注意是最好的。只是他们这群人目标也太大了,哪怕是借由护甲和战车的遮掩与欺骗性,也不可避免的招惹来了不少的奇兽追击。

好在这里没有一个胆小之辈,大家又是身负重任的,所以每次有奇兽攻击上来,就被发现的人轻易解决掉了。

在场的大概有120多个人,其中人数最多的是龙鹏带来的特别行动队,在科学院、能量开发所都有这样的特殊部门,专门负责和傀儡虫搭配着,到森林里面寻找指定的异植与奇兽。所有危险的、困难的任务都由特别行动队的人去执行,有点像以往地球上的特种部队。

只是挖取矿脉不同于一般的任务,必须由龙鹏亲自来指挥挖掘与开发,否则很有可能会破坏晶石的质量,或者是引起山体的坍塌。再加上这次任务地点实在很危险,必须要更有保障一些;也为了将挖掘出来的晶石更多的带回堡垒,所以才会找来十个公会的成员一起行动。

随着他们进程的推移,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阻碍。原本或许跑出来阻挡的一次只有四五只奇兽,到了后来就有了几十只来团团围攻他们。

不过他们的人数实在众多,几乎是靠着人数和弩丨箭的碾压往前行走,却依然能够称得上轻松。

快十个多小时之后,这支庞大的队伍总算是来到了有着矿脉的山坡之前。

这座山坡虽然没有多高,却横向连绵有几百公里,比起从其他地方绕道而过,显然是直接翻过山去更加轻松。所有人都把战车留在山脚下,反正奇兽对战车也没有兴趣,然后大家开始攀爬起山坡来。

等到打头的特别行动队队员翻过山顶,顺利来到龙泽勋所指定的另一侧后,打眼就看到了那被挖开的、曝露于外的紫藻晶砂矿脉。

由于是众多晶石堆积在一块儿,显得紫藻晶砂的颜色特别深邃。那神秘瑰丽的深紫色晶石,令每一个看到的人深深迷醉,为之而神魂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