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全塔里毫无负担的休息了一晚,唐初云醒来后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走到外间来,看到了公会里的其他几个成员。

龙佑和马修是跟他见过的,另外一男一女却是头一回碰面。唐初云看看那两人,根据自己听来的名字和面前的两张脸对上号,然后努力将其记住。

公会唯一的女性成员、里间最靠内的那张隔着帘子的床铺的主人,珍珠·奎森。这个妹子有着一头灿金的头发,浅绿色的眼珠,脸蛋长得更是娇美可人。她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让她显得无比漂亮。

最后一位男性成员叫做派恩·赫伯特,他的长相是偏可爱的,发色为亮红色,脸型非常小,身形也很纤瘦。他就像是唐初云曾经看过的动漫里面的外国正太般,可爱得很。只不过嘛,派恩今年已经28岁了,而且能力非常高强,他跟龙泽勋一样同为五级体术者,是hero公会最厉害的两个人。可惜他长了一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太过于无害,也因此总是坑到那些第一次见面的人。

幸好龙泽勋早前就已经给唐初云介绍过两人了,否则他很有可能同样被表象迷惑。

想到龙泽勋,为什么出来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他啊?人呢?

唐初云狐疑的左右看了看,屋子里确实没有龙泽勋的身影,难道出去吃早饭了?

珍珠和派恩两个也同样在观察着唐初云,这可是新晋的机关制师啊!而且还是两种全新异植的发现者,如今三大堡垒里面到处都在讨论他好么?

几人见他在屋子里转悠着,似乎在寻找什么。珍珠反应更快,为他解释道:“你在找副队长吗?他一早就回堡垒去了,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龙所长报告,让我们跟你说一声。初云……我能这样叫你吗?”

回来之后,唐初云迅速转变成了‘害羞内向不善言辞’的宅男人设,点头道:“当然可以,珍珠。”

珍珠见他为人随和,而且还有些容易羞涩,不禁心下感叹果然是唐家出来的技术宅。派恩也因此对他的观感非常好,三个人说着话,很快熟稔起来。

龙佑从外面的小摊上买回了早饭分发给大家,几个人吃过早饭后,珍珠兴致勃勃的问道:“初云,你的那只卡达兽宠物呢?怎么没有看到啊?”

唐初云擦嘴的手顿了一下,他才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我放它去森林里了,平时我很少出堡垒,偶尔出来就想着让它四处去活动活动。我觉得虽然果冻愿意跟随我当宠物,但是奇兽还是最喜欢森林的。”

“你说得对,我也认为不应该把它们拘泥于堡垒里,只是既然是奇兽,你要当心它一去不复返啊。”这个话题珍珠显然很有兴趣,说了很多自己的观点,大致意思是想知道究竟怎么样才能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听话的卡达兽?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龙泽勋的布丁,也知道布丁是在唐初云的指点下捕获的。

唐初云根据他们的描述,想象到龙泽勋长期在他们面前顶着的那一张面瘫脸,用冷冷淡淡的声音向他们介绍布丁,那个画面该有多么喜感啊!让他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想想龙泽勋真是很闷骚的人,在他面前时分明表情多样,而且很喜欢笑啊!

——他当然并不知道龙泽勋只愿意为了特殊的人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拼命咬了咬牙关,唐初云低咳了两声来掩饰想笑的冲动,然后才回答说:“我只是给了他一株卡达兽喜欢吃的紫苜蓿而已。你们也知道,卡达兽作为杂食类奇兽,唯一喜欢吃的植物就是紫苜蓿,只要引导得当,再亲手喂它们吃下,基本上就能够搞定了。但是我那时候采摘的紫苜蓿本就不多,又上交了一部分给科学院,所以如今没有剩下几株了。”

言外之意就是委婉的拒绝珍珠,表示自己可拿不出紫苜蓿了。而且他也没有忘记遮掩其他几种马草,反正除了紫花苜蓿外他不可能暴露更多了。

珍珠显然是打听清楚了才来询问的,听了这话后也没有多么失望,只是憧憬道:“我以后一定能找到紫苜蓿的,到时候就拿它勾搭一只卡达兽回来,当做自己的宠物。”

唐初云微笑听着她的愿望,心想这妹子的心态倒是挺好,有什么想得到的就自己努力,不是那种伸手党或者娇滴滴的小姐脾气。

老实说,珍珠能有这样乐观向上的性格挺不容易,因为她的家族也是非常有来头的——在美国、中国、俄罗斯的三大贵族崛起之前,曾经有一段非常混乱的政治时期,由英、德、法、日等稍微弱势的国家推翻了当时的人类‘新政府’,而后经过了长达20年的内斗,最终才奠定了现在的三大集团军并立的局面。

被一脚踹下权力顶峰的四个国家自然是不甘心的,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被打压得厉害,最终付出了极大代价才各自推出了一个最有权力的家族来做代表——英国的奎森家族、德国的赫伯特家族、法国的马丁家族与日本的藤原家族。

珍珠正是英国奎森家族的优秀后代,派恩则是德国赫伯特家族的嫡系,唐文海唯一所收的徒弟艾蒙是来自于法国马丁家族,而那个跟唐梦菲走得很近的藤原知子,一看就是日本藤原家族后裔。

非常凑巧的是,珍珠与派恩在hero公会,艾蒙与藤原知子是云霄公会成员,这也就促成了两大冒险者公会是‘贵族’公会的情形,因为成员确实都称得上是非富即贵。

唐初云不禁想到,恐怕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深意吧?难道说英德法日四个国家就真的偃旗息鼓了?他们的直系后代如此积极的加入这两家公会,难免不是想要探听些什么,发展些什么,筹备些什么。

不过这些事情唐初云觉得跟他没有太大关系,他们唐家虽然也是贵族,但人脉可怎么也比不过其他家族,更不要说他们根本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了。

这时的唐初云完全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他也会被卷入这场权利的斗争中,并且还亲自体验了一把牢狱之灾。

吃过了早饭后,龙佑他们四个要继续去森林里面捕猎,以及采集异植。要是可以的话,他们会逐渐往更远的地方去冒险,去探索,去征服。

龙佑等人招呼唐初云一起走,被他委婉的拒绝了。他当然不能从正门出去,登记处根本就没有他的记录好吗?等到他们四个离开后,唐初云偷偷摸摸再次从气窗翻了出来,然后鬼祟的往西陵城走去。

回到唐家后,唐初云从佣人那里打听到这三天,唐文博跟邓肯、方天成一直待在工作间没有出来,总算是完全放心了。

他先去了自己的工作间一趟,进门就看见模拟培植室里的粉雏菊已经长大很多了,而且连紫花苜蓿也长出了一个小芽!只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小芽儿似乎非常弱不禁风,好似稍微一点外力就能让它死去,令唐初云大气也不敢出。

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果冻同样放缓了呼吸,那可是它最喜爱的东西啊,千万不能弄坏了。

紫花苜宿的发芽令唐初云很振奋,虽然生长速度是慢了点,但他可以把剩余的花种都种下去,包括百脉根、甜象草与皇竹草三种,到时候是去换财富点、给果冻吃或者是去试着驯服其他奇兽,都不是问题。

想定主意后,唐初云从背包里拿出四种马草,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检出几十枚花籽做种,再分别放进一块模拟田地里面,设置好它们各自需要的温度、湿度、与光照,最后浇上一些中冷泉、五莲泉等泉水,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等到他从培植室出来没多久,就收到了龙泽勋的电话。唐初云刚好想要把种植成功的事情告诉他,于是快速的接听起来,不等对方说话,他先兴高采烈的说:“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之前我不是说过我把紫花苜蓿种下去了吗?我刚才去看,它居然发芽了!这说明系统带来的东西是可以种植成功的,我刚才又种了很多下去!以后就有大把的马草给果冻与布丁啦~~”

龙泽勋透过听筒,听到那边唐初云非常中气十足的声音,禁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

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了那么多联系,而且全都是只有两人才知道的秘密,这种唯有他可以分享唐初云喜悦与烦恼的感觉,让他感到特别的舒心。

或许唐初云还没有察觉到,他正在逐渐与龙泽勋越靠越近。

“我也有好消息,我父亲听了我的报告后,决定召集人手,去那座矿脉看看。”他们所找到矿脉的地方太过于偏僻了,光靠龙鹏的人手根本不够去探索,更不要说将挖掘到的晶石运回堡垒来。所以必须要到冒险者协会招募更多人,才能出发。

唐初云和龙泽勋先前已经想到了会是这种流程,只不过即将有一笔巨额奖励到来,仍然让唐初云高兴得神魂颠倒。他高兴的时候语速会不自觉加快,此时就是这样:“那我们公会也去吗?我想跟着去啊!”

龙泽勋低声笑道:“我想其他成员应该也会非常感兴趣。”

只要放出风去找到了新的紫藻晶砂矿脉,相信所有人都会恨不得立刻赶去一看究竟的。

“我一会儿就去跟爷爷说,也许他同样想去呢。对了,你爸有没有说会奖励多少财富点啊?什么时候能够发放下来?不会要等很久吧?我们去挖矿的话是不是也有奖励的?”唐初云兴奋得在工作间走来走去,片刻都停不下来。

那可是一座矿脉所能换来的财富点!

虽然他的存款有9位数之多,但谁会嫌钱多不是?艾玛,这回该不会有10位数吧?天,他快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听到他这边啪嗒啪嗒走路的声音,龙泽勋仿佛能够想象到他现在的状态——必定是双眼冒着精光,脸上的表情异常开心激动,坐立不住地满屋子溜达,偶尔还会手舞足蹈。

光是在脑海里勾勒这副场景,龙泽勋就会情不自禁的弯起嘴角。

唐初云像是有一种魔力,能够轻易掌控他的心情,使他为对方而高兴,而沮丧。

龙泽勋感到自己全身都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有一股极端的快乐情绪似乎就要从他的胸腔里喷涌而出,带着他自己也感到恐怖的力量!他唯有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腕,腥甜的液体涌入嘴里之后,才总算是让他找回了一丝清醒。

——这种比满足了好奇心还让他癫狂的感觉,是因为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