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了想要达到的目标,唐初云和龙泽勋两人行走的速度快了不少。

“你要怎么跟你爸说找到矿脉的经过啊?没有卡达兽给你领路,想要找到可不容易。”唐初云此时正坐在龙泽勋的战车l37上,反正有人开车,他也就乐得不用自己出力。

龙泽勋想过这个问题,已经有了打算:“只有说刚好让我跟踪到了一只卡达兽,然后才找到了这个矿脉,我父亲到时候肯定一心沉浸在激动里,没有时间来慢慢盘问我的。”

唐初云想了想,十分认真的问他:“你要不要试着去找一只卡达兽当宠物?假如你有了自己的卡达兽,然后借由它找到矿脉,不就说得过去了?”

他的提议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不能暴露他和果冻来到森林的前提下,唯有让龙泽勋同样有一只卡达兽,才是最有可能得到信任的方法。而且这样还能在以后继续给他和果冻当挡箭牌,实在是不错的想法。

只是龙泽勋却摇头说:“你的那些马草不是不多了吗?万一培育不出新的,这就是最后的几株,不可以拿来浪费。”

“怎么是浪费呢?有用处就不能算是浪费啊。反正这些背包里的马草总有吃完的一天,现在拿来救急也是应该的。别说这么多,我还不晓得这些马草对其他的卡达兽是不是同样有用呢,说不定是果冻比较特别呢?”唐初云说着抱起果冻,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宠物栏里,否则待会儿一拿出紫花苜蓿,果冻绝对会争着抢着要吃掉。

而唐初云之所以说马草是游戏系统自带的,是由于他并没有对龙泽勋说出自己是穿越人士的事实。可能龙泽勋隐隐有一些猜测,但只要他不承认,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证明。

这是唐初云最后的底线,他不想要把这个秘密跟任何人分享。他现在有原本自己的记忆,还有原身‘唐初云’的完整记忆,算起来就是过了两段人生。他的这个经历是他最珍贵的回忆与宝物,将被他珍藏在心里面,永远封存。

龙泽勋体会到他的坚持,也就不再拒绝。两人穿梭在森立里面,战车与护甲很好的为他们做了掩护,让他们能够不动声色的寻找合适的卡达兽。

过了有20分钟左右,龙泽勋终于有了目标——在他们前方有一只正在进食的卡达兽,而且唐初云透过小地图看过了,这附近的奇兽很少,是下手的好时机。

龙泽勋将战车停下,拿出一株甜象草走出车外,身形快速闪动间就逼近了那只卡达兽。

刚好吃完食物的卡达兽被惊了一跳,它冲着龙泽勋龇出尖利的牙齿,就想要放出次声波来攻击。可是龙泽勋比它的反应更加迅捷,他直接拿出甜象草凑到卡达兽面前,然后紧盯着它的反应。

在人类的嗅觉里,甜象草只是略带馨香而已,花香并不是十分浓烈,可是这只卡达兽跟当时的果冻反应可谓是一模一样:只见它抽了抽鼻子,随即露出了有些陶醉的表情,二话不说蹦过来将甜象草卷进嘴里,吃下肚去。

接着它微微打了个嗝,再看向龙泽勋的眼神则有些变了——不要问他为什么会从一只奇兽的银白色眼睛里看出情绪,但是他就是看的一清二楚啊。

卡达兽小心翼翼的挨近了龙泽勋,在他身周转了一圈,跟着抬起两只前脚扒着龙泽勋的小腿站立起来,并用头蹭了蹭他。

龙泽勋看着很像京巴狗一样的卡达兽对他亲昵的撒娇,心里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要知道几分钟前对方还一副要把自己给吃掉的架势呢!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他虽然如此惊叹着,却仍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卡达兽的脑袋。

见到他已经收服了卡达兽,唐初云这才下车来,走过去说道:“你这只的体型比当初的果冻还要小一圈呢。你也给它取个名字吧。”

有了主人之后的卡达兽要温顺很多,就像是从野兽猛地变成了家畜。唐初云低头查看这只卡达兽的血条,发现比他当初遇到果冻时侯的血条要少了近1/3。所以说,果冻确实是更加特别么?

龙泽勋想了想果冻的名字,对着卡达兽说道:“你以后叫做布丁,知道吗?”

卡达兽‘咕嘟咕嘟’叫了两声,应该是在表示同意吧。

唐初云忽然问道:“对了,你会不会看奇兽的性别啊?我还一直都不晓得果冻是雄性还是雌性呢。”他以前也曾经看过果冻的肚子,可是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应该有的那啥啥啊……

他双眼里的疑惑太过于明显,龙泽勋不禁笑道:“卡达兽比较特别一点,因为它们会放出次声波攻击,而且可以调整自己皮肤的颜色,所以性别特征在脖子上。雄性卡达兽在脑袋和脖子相接的地方会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像是人类男性的喉结一样,雌性则并没有。”

唐初云听了他的解释,兴冲冲的把果冻放出来,还没等它有所反应,就一把摸向了它的脖颈处。

果冻没有被他吓到,十分配合的任由他摸索,它自己则是好奇的看着蹲在龙泽勋脚边的布丁,显然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温顺同类很感兴趣。

布丁同样睁着银白色的大眼睛看果冻,两只卡达兽一个站着一个蹲着,一个体型较大一个较小,在互相凝视着对方。

龙泽勋觉得自己从它们的眼里看出了‘凝视’也是很有才华。

唐初云‘啊’了一声,叫道:“果冻是雄性呢!布丁呢?你有摸过吗?”

“嗯,布丁是雌性。”

“那不就是一公一母?以后它们可以生一大堆小卡达兽啊!”唐初云似乎十分高兴,他抱起果冻揉了他的脑袋两把:“多生几只小卡达兽,到时候跟着我上街,一定能引起所有人的围观,哈哈!”

龙泽勋好笑道:“你现在带着果冻已经足够吸引眼球了。”随后他想到什么,眼眸微垂,带着不善的神色道:“再说,你要那么多人关注你做什么?”

唐初云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嘛,我只觉得那样似乎挺爽的。”

察觉他并不是想要引起什么人的注视,龙泽勋的心情立马恢复过来。

老实说,他不太喜欢这种心情被人左右的感觉,主要是他现在完全把握不住唐初云的想法——要是能够完全掌控他,让他时时刻刻只看着自己,就好了。

龙泽勋不动声色的瞄了唐初云一眼,然后收回了视线。

带着两只依然‘含情脉脉’的做着无声交流的卡达兽宠物回到战车上,龙泽勋开着车子继续往安全塔的方向行走。

当他们到达安全塔外时,正好是唐初云承诺唐文博的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时间为上午10点。

龙泽勋带着唐初云绕道安全塔后面,对墙壁上方的一扇气窗说道:“你从这里隐身进去,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你,在我们公会屋子的里间等我。假如公会里面有人的话,你就假装从厕所出来。”

安全塔只有一个进出口,在那边有重兵把守着,每一个进出的人都会检查身份绑定器与登记,所以唐初云不能从门口进去。他只要造成三天都在安全塔里的假象就行,但要是过去的两天里方天成有来过公会,发现了唐初云不在,而且已经报告给唐文博的话,那到时候就只能假装成唐初云跟龙泽勋去了别的区域,从来没有来过安全塔——反正没有他的登记记录。

到底要怎么应对,要看方天成究竟有没有来过。

唐初云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了,待会儿见。”

“你自己小心。”龙泽勋嘱咐道。

随后两人分开行动,唐初云从气窗翻进去,而龙泽勋则是到大门处接受检查,再从容而进。

唐初云这时带着果冻就不方便了,只能再次把它收起来,让果冻十分怨念。等到他隐没身形来到hero公会的小房间外后,留意听了听里面,似乎没有动静。接着他小心的查探了一番,发现里面确实没有人,这才走了进来。

没多久龙泽勋也到了,两人在里屋汇合。

只是现在唐初云还不能放心,方天成这两天的动向才是关键。但是他总不能直接去问方天成吧?只好由龙泽勋到外面向附近摆摊的熟人打听消息。

龙泽勋马上去了房间外面打探,唐初云则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等龙泽勋返回来后,唐初云立刻跑过去连声问:“怎么样怎么样?”

他因为太过着急,鼻尖上渗出了汗水,再配上微微张开、喘着粗气的嘴巴,令龙泽勋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背在身后的手使劲儿捏了捏自己大腿,龙泽勋努力拉回注意力,气息不稳的说:“你运气着实不错,听说这两天你爷爷有一个什么发明在最后收尾阶段,邓肯和方天成两人日以继夜的帮着他调试,并没有来过这里。连我们的其他成员也只是晚上来过夜,一大早就会进入森林去捕猎。所以,你不用再担心了。”

到了这时,唐初云才真正彻底放心了。他坐到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泽自己干涸的喉咙。

龙泽勋在他身旁坐下,为了不使自己再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唐初云身上,他颇为不自然的问道:“现在好多民众都知道你爷爷的新产品快要完工了,都十分好奇呢。他到底在做什么?”

唐初云想起经由他指点后进展神速的机关翼,笑着说:“相信很快你就能跟我一样,用上飞鸢了。”

“哦?”龙泽勋十分意外:“唐大师怎么可能做得出你那样的飞鸢。”

“当然不是完全一样,我的飞鸢是要借由技能施展的,爷爷所作出来的机关翼则是纯粹靠人力和手动控制。哎,跟你解释不清楚,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老实告诉你,我可是一直在为自己的与众不同做掩饰呢。”

整个人放松下来后,唐初云就觉得自己有些困,这两天在森林里都没有休息好,他的系统再牛,也总归是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的,哪怕是夜晚睡觉的时候。

龙泽勋看他很累的样子,就让他到里间去休息。在唐初云加入公会后,里间已经增加了他的床铺。

唐初云也不矫情,走到自己的位置,衣服都没脱,直接和衣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他熟睡过后,整张脸上的表情更加显得稚气。龙泽勋蹲下来,伸出手指抚摸两下他的脸颊,并替他掖好被角。

龙泽勋凝视了他很长时间,在快要把持不住自己时,才快速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