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泽勋的动作异常小心谨慎,生怕引起了那只奇兽的注意。而唐初云配合着他的动向,把奇兽引得更加远了一些。

等到接近那一丛异植后,龙泽勋快速抬手用连弩射了过去,几乎是瞬发的弩丨箭极快无比,眨眼之间就朝异植射去。

然而那异植无比精乖,从另一朵花瓣后面弹出了一根同样纤细的枝蔓,向着箭矢飞快的抽打过来,将龙泽勋连续射出的几发箭矢都给抽飞了。

龙泽勋脸色不变,继续以刁钻的角度射击,甚至一箭比一箭更加沉稳和老练。他抽空用脚尖点了点机关小猪的按钮,随后200支箭矢从小猪嘴里吐出来放在地上,接着他俯下身一把抄起来,手指翻飞间已经装填进了连弩的弩身里。

他的动作里仿佛带着某种韵律,在连续的攻击中显得分外灵动。

异植枝蔓虽然足够灵巧活跃,但始终比不上龙泽勋的力道以及迅速,所以没多久就落了下风,只能被动挨打。

龙泽勋密切注意着那只奇兽的动静,发现自己对异植的攻击完全无法引起它的反应。龙泽勋眼眸一沉,莫非两者间的共生关系不是唯一的,就算没有了这一丛异植,那奇兽也能寻觅到其他同种类的异植,继续进行共生?

要真是这样,难怪奇兽潮时没有见过这种奇兽的身影,因为它们根本无法远离异植所生长的地方,而堡垒外是没有这种异植的。

大致想通过后,龙泽勋动作迅速的跑向其中一朵花身边,用机关护甲承受着其他枝蔓的抽打,小心翼翼的将那朵花丛土壤里面挖了出来。随即他不再留手,几分钟内就将其余花朵给全部射杀了。

在异植灭亡过后,龙泽勋和唐初云明显感受到那只奇兽的气势在快速下降,而且还精神恍惚,不能集中精力的样子。

唐初云立刻抓住这个时机,用夺魄箭、穿心弩和追命箭将其杀死!

当那只奇兽倒下后,唐初云和龙泽勋同时放松下来。不到一个小时的战斗,可比往常他们面对多只奇兽更要疲累,唐初云更是直接坐到地上。

“累死我了,其实那牛型奇兽不难对付,关键是之前那漂亮花儿一直在给它补充能量,而我们又不知道,白白浪费了许多力气。”唐初云把脸上的汗全擦到袖子上,一点都不注意形象。

龙泽勋比他好不了多少,但依然笔直的站立着,做着深呼吸来缓解肌肉的紧绷感。等他觉得自己好了不少后,走过去拾起那奇兽的尸体,和异植一起交给唐初云道:“这两样东西先放在你那里,暂时还不能被人发现。我们需要想个好的理由,到时候才能把这些东西交出去。”

唐初云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他兴致勃勃的说:“我经常使用技能可以很快升级,等我成了五级或六级体术者时再告诉大家,我可以走更加远的地方,那个时候不管我找到什么新异植或奇兽,都有借口拿出来了。”

听了他的想法,龙泽勋摇头道:“这不是体术等级的问题,历史上有那么多八级、九级的体术者,却很少有人能够在森林里走得更远,就是因为面对整片广袤森林里的无数奇兽,个人的能力实在太渺小了。假如你不是有地图、技能和系统在手,又很擅长群攻与控制技,根本不可能混得如鱼得水。

话说回来,你也看到了,连这么奇葩的共生关系都有,以后将会遇到更加不可思议的奇兽、异植,你最好小心为上。今天要不是我们有两个人,只有你一个的话,恐怕将花费极大心力才能赢。所以,千万不要大意啊。”

唐初云无所谓的摆摆手:“反正我以后跟你一起行动不就完了吗?那你说说,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人相信我有能力,拿回新型异植和奇兽啊?以后咱俩肯定会发掘出越来越多的新鲜事物啊!”

他嘴里说的‘咱俩’、‘一起行动’这些词语令龙泽勋不禁内心震颤,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亲近与亲昵,让龙泽勋从心底里感到欢喜。

隐蔽的摸了摸自己胸口,因为隔着厚重的机关护甲,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那是那种欢愉,却是真实存在的。龙泽勋低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唐初云,对方刚才因为觉得太过危险,将果冻收了起来,这时刚把它放出来,正在跟它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唐初云的面容比较稚嫩,照理说21岁的青年五官应该定型了才对,但龙泽勋却觉得对方一定还会长得更加俊美。他的脸上有着活泼明亮的表情,整个人神采飞扬,让人只是看着他,都会心情轻松起来。

龙泽勋感觉到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在自己的心里开始滋长。

他定了定神,不再胡思乱想,回答唐初云刚才的问题说道:“其实我认为最好的方法你之前已经提出来了,那就是运气——你就是鸿运高照,哪怕被奇兽追着跑进森林的深处,也能没有多大损伤的回来。而且再加上你有果冻引路,要知道森林是每一只奇兽的家园,它们自然比人类能容易趋吉避凶。

你可不要觉得运气是很玄乎的事情,人类历史上曾经有很多异植与奇兽、晶石的发现者,都是因为运气好,才能把东西带回堡垒里。到时你可以编排好,偶尔运气极其好,然后带回去一些新东西,但偶尔也会负伤,需要卧床休养。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哪怕有人怀疑,却又没有证据能证明,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而且你逐步展现出过人的手段后,相信科学院和能量开发所的人都会指望你,普通民众也会支持你。毕竟没有人愿意龟缩在如此狭窄的三座堡垒里,人类需要更为广阔的天空,掌握这个世界的更多信息。”

唐初云认真听他一口气说完,十分佩服他能够想得这样周全和有前瞻性,几乎帮他把各个方面都考虑清楚了。龙泽勋不愧是有‘战术师’能力的人,唐初云深表敬佩。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对龙泽勋笑道:“你说得很对,比我所想到的周全多了,就这样办吧。不过既然我们两个人现在同坐一条船,我不介意跟你当利益共同体,到时候你也可以适当的寻找到一些新型异植、奇兽回去上交嘛,为我分担风险!”

“你愿意跟我一起分享?要知道每一种新发现的异植和奇兽,可都是大笔的财富点。”龙泽勋的眼眸里闪过幽深的亮光,却被他转脸偏到了一边,没有让唐初云看到一丝一毫。

唐初云摊开双手,用十分欠扁的语调说:“财富太多了不过只是数字而已,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那么介意你说是吧?”

龙泽勋第一次听说如此稀奇古怪的论调,他禁不住弯着眼睛笑了起来:“是这样没错。”

“哇哇哇,你这样笑真好看,之前我就被你的笑容给煞到了!每次你笑得很舒心很开怀的时候,眼珠子的颜色会变得更加浅一些,而且十分通透哎。”唐初云再次被他给迷倒,一边夸赞着一边走到龙泽勋身前,非常认真的注视着他的双眸。

龙泽勋被他盯着看,也不由自主的回望向他。唐初云的眼眸是黑色偏深褐色的,显得特别的纯粹,被他看着的时候,让人感到由衷的宁静平和。

两个人对视了半晌,唐初云首先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他挠挠头说:“你别对我放电啊,虽然你的颜不错,但我喜欢的是漂亮女生哦。”

龙泽勋想要继续追逐那双能将他深深吸引的眼睛,却怎么样都捕捉不到。他垂下眼帘,心底里有一股恼怒突地涌起,令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喜欢女生吗?

又有什么关系呢。

“东西收好了我们就往回走吧,你不是明天必须要回到安全塔么?”龙泽勋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建议道。

唐初云看了看时间,发现确实不早了,于是点头同意。但他还记着刚才那只奇兽与异植的事,与龙泽勋讨论道:“你说当时我在小地图上看到的,那7、8个红点消亡,就是被那异植给弄死的吗?然后那只奇兽来到异植身边把其他的奇兽尸体给吃了?”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而且那种类型的奇兽或许可以与同种异植都能建立连接,并不只是那几朵而已,所以在我攻击异植时,那只奇兽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不会前来保护。我现在唯一好奇的是,那种异植是靠着什么成长呢?单纯的光合作用,还是也吸食血液或者要食用血肉?”先前他们两人感到是地上只残余一些骨渣和鲜血了,所以并不清楚异植有没有进食。

唐初云耸了耸肩膀,他也很想知道,可惜只能等待下一次了。

两个人并肩往来时的路走去,途中碰到有奇兽就继续捕猎,看到异植全都采集起来,反正多多益善嘛。

或许老是被关进宠物栏里的原因,果冻这次被放出来后特别活跃,总是离开两人自己到处跑,经常不见踪影。唐初云倒是不担心它,反正果冻机灵得很,要是碰到有解决不了的情况,一定会向他们求救的。

等到走回人类的安全范围内后,两人同时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在自己的地盘里总是要安全许多,不必再时时刻刻的提心吊胆了。

唐初云用飞鸢时不时在半空飞行着,而龙泽勋则是继续开他的那辆战车。两个人现在越来越默契了,往往不用特别出声说明,在碰到奇兽群时就知道要如何配合攻击。

他俩正准备找个坡度较高的地方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赶路回安全塔,却看到几个小时不见身影的果冻突然跑了回来,并且一双银白色的眼珠里闪烁着兴奋欣喜的光芒。

“怎么了这是?碰到啥好事了?”唐初云很感兴趣的收回飞鸢,降到地面上来。

他一踩到地上,果冻就蹦跳着过来咬住他的裤腿,把他往某个方向使劲儿拽过去。

龙泽勋看他的反应,说道:“或许是有什么发现吧,你看它那么高兴的样子。”

唐初云被它拽得直打跌,甩了甩腿说:“你直接带路好了,我们跟着你走。”

果冻很快放开了他的裤腿,并向前跑了几步,随后它回过头来看两人究竟有没有跟上来。

唐初云和龙泽勋相视一笑,坐上机关战车,跟在果冻后面往它所带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