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云发现两个人把话说开之后,果然好处多多——不用做什么都偷偷摸摸了,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把所有本事拿出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比如奇兽啊异植啊之类的,可以有个人一起讨论和分析;而且有人给自己打下手,好多事情不用亲力亲为,多爽啊!

再看龙泽勋,自从知道了唐初云隐藏的秘密,就时时刻刻处于一种特别亢奋的状态,看着唐初云的眼神里精光四溢。

就像现在,两人遇到了一群琪玛兽的袭击,龙泽勋在猎杀奇兽的时候还不忘紧盯着卓元的动作,观察他所使用技能的威力。

琪玛兽会飞行,所以唐初云照例用迷神钉和雷震子使其晕眩,再用天绝地灭、天女散花和千机变等技能大面积杀敌,根本用不了多久,便能够把所有奇兽统统解决掉。

“喂,你别划水好吗?”唐初云十分无奈,边收拾着奇兽尸体边踢踢龙泽勋的腿说。

龙泽勋其实还是很卖力战斗的,他毕竟是五级体术者,不仅力气大速度快五感敏锐,而且有属于他这个等级的气势与威压。一般的奇兽都会摄于这种压迫,不敢太过招惹他。只是他现在刚发现了新大陆,唐初云身上的一切简直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他会分心也是属于正常现象。

但是长期以来的良好教养,令他在唐初云质疑他划水时开始反省自己,并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绝不允许自己给队友拖后腿。

见他似乎冷静了不少,唐初云松了口气,整天被人用火辣辣的视线盯着,他真是觉得压力山大啊。

龙泽勋快步走过来接过唐初云手中的奇兽尸体,对他说:“剩下的活儿交给我吧,你休息休息。”说着拿出随身携带的石匕首开始放血剥皮拆骨,好把这些材料带回去,或是留着自己用,或是拿去换财富点。

由于没有金属矿产,人类所用的匕首、菜刀、镰刀等都是用的打磨锋利的石块做成,这些东西使用久了之后容易变形或损坏,但没有办法,暂时找不到更好的东西代替。

唐初云对此也无可奈何,他的庖丁小刀是要配合技能‘庖丁’来使用的,有且只有一把,没有办法送人。

“你说,这个星球上真的没有任何能源与金属矿产吗?就只有晶石这种奇妙的东西?”唐初云摸着果冻给它顺毛,问道。

龙泽勋的动作顿了一瞬,说:“我也想要知道,究竟有没有。”

唐初云思考片刻道:“你去弄一台金属探测仪来吧,以后我们会深入越来越远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发现。”

金属探测仪这种东西是掌握在政府手里的,但唐初云相信龙泽勋一定能搞到手。只是目前人类所掌握的区域里都探测过了,没有任何发现。

“嗯。”龙泽勋答应下来,转而又问:“你是想要去什么地方?把幻粉林都探索遍吗?”

要知道根据人类从地球带来的人造卫星的探测,整片幻粉林大约有3000平方公里,东西向更宽,南北向大约为东西向的1/2,呈半弧形,位于里约娜星的北半球。

最为奇怪的是,这个星球上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太多晶石,影响了磁场与能量场,使得人造卫星仅仅只能拍摄出大致景象,根本无法精确的拍下在巨大森林覆盖下的所有生物。

简单来说,就是人造卫星基本上失去了它的作用……

所以人类只知道里约娜星上有粉色的、橙红色的、朱红色的、酒红色的大片颜色深浅不同的深林以及海洋,却根本不晓得这些森林与海洋里究竟有些什么。这也是让人类对这颗星球探索缓慢的最大原因——面对着整个星球的无数未知,人类不敢冒险,只求稳妥。

唐初云挑高眉毛说:“幻粉林?不,我的志向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踏遍整个里约娜星。”

龙泽勋有些吃惊,没想到唐初云比他更要狂妄。但是想想对方身怀那么特殊的本事,想要干一番大事业也在情理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唐初云说志在踏遍全球每一个角落时,龙泽勋顿时觉得心内豪情万丈,颇有些激情澎湃的感觉,让他想跟着对方把这件事变成现实。

龙泽勋微微眯起眼睛,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唐初云给蛊惑了,突如其来的汹涌激情,令他神魂颠倒,头晕目眩。

敏感察觉到龙泽勋看他的眼神有异,但唐初云没有过多在乎,因为这大半天下来龙泽勋总是这样神神叨叨的盯着他,他都已经习惯了。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往往让人忽略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我跟爷爷说了只出来三天,当时我告诉他去安全塔里的公会打探消息,顺便跟成员们联络感情。所以明天我们必须回去了,而且我还要去公会里晃一圈。”唐初云说道。

龙泽勋果然很上道,立即接口说:“等明天回到安全塔,我让其他成员出来一趟,为你们互相介绍。对了,你师兄方天成也不晓得这两天有没有去过安全塔,到时候要记得打听一下。”

说到方天成,唐初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想到这茬。就像龙泽勋说的,要是这两天方天成不凑巧去过公会里,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回去向老爷子一说,不就露馅了吗?

天呢!他怎么会犯下这么蠢的错误!!

唐初云睁大眼睛呆立在那里,一副被打击到的模样,看得龙泽勋笑意连连。他早就发现了,现在这个唐初云面部表情很丰富,常常会隐藏不住的神采飞扬,还没有彻底长开的脸庞带着些许稚气,让他看起来特别灵动与可爱。

“不用担心,要是真的被他发现你不在安全塔里,到时候只要说你跟我去了东升城或者别的区域办事,相信方天成和你爷爷不会起疑心的。在一般人心里,我的可信度还是挺高的。”龙泽勋安慰他说。

唐初云瞬间大喜,对啊,他怎么把龙泽勋给忘记了?说好的挡箭牌呢!

“看来你这个盟友没有找错嘛。”唐初云高兴的拍着对方肩膀说。

龙泽勋笑道:“那是当然。”

两人将东西规整了一番,然后继续往前行走。

唐初云边看小地图上红点的移动和路线,边给龙泽勋描述他看到的情况。两人注意到,他们目前所在的这片森林植被较为稀少,不仅是树木,连花草也生长得很稀疏。原本他们走过的其他区域抬头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茂密树枝,根本看不到天空,现在竟然能透过枝桠看清楚略带土黄色的浑浊天空了。

两人一直是根据小地图的指示,专挑那些红点较少的地方去走,否则他们两个不可能至今都没受过什么伤,能够全身而退。只不过这样的路线比较稀少,而奇兽们又一直在到处活动,常常会有所变化。

他们才走出没几步,唐初云就停了下来,龙泽勋只见他双眉紧紧皱起,但表情里却又带着些微惊诧,似乎碰到了什么想不通的奇事。

龙泽勋看了看四周,没有丝毫发现,这里一片安静,不存在任何异样。他见唐初云仍然没反应,抓起对方的手拉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刚才他们所站立的位置太危险,很容易遭受袭击。

被拉走后唐初云立马回神了,等发觉自己被龙泽勋带到两棵粉榆树之间的一片灌木丛里躲避,他不禁佩服龙泽勋的经验老道。

他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后,仗着自己身怀系统,可以使用游戏技能对付奇兽,从而令他失去了警惕心。唐初云反省了一会儿,决定今后要更加小心谨慎才行。

接着他不得不承认,有个队友在身边确实比他独自闯荡要靠谱多了,起码人家的战斗素养比他高,根本不是他这个从二十一世纪和平年代穿来的人可以比拟的。

唐初云望向龙泽勋,对方也正看着他,一双海水蓝的眼眸里透出询问的意味。

“小地图上有些情况,我觉得很奇怪。”唐初云十分纳闷的说道:“在我们东南方约200米远的地方,刚才有7、8个红点移动到了某一个红点处,随后那7、8个红点就一个一个消失了!我始终盯着那个地方,刚刚从更远的地方又移动过来了一个红点,停在了先前那个红点处,至今都在那块地方小幅度移动,没有离开。我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照理来说,那7、8个红点应该是奇兽,它们先后消失肯定是被那单独的奇兽消灭了。可是后来还跑来另外一只奇兽,与先前那只奇兽汇合,到现在两只红点都没有离开。但这不可能啊,奇兽非常看重自己的猎物,要是有奇兽捕猎成功,其他的奇兽若是同族,不会凑上前去,反而会离开;要是不同种类的奇兽,必定也会为了猎物争斗起来,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唐初云再看一眼小地图,十多分钟过去了,那两个红点依然相安无事,不像是在为了猎物拼杀的样子。

唐初云咂咂嘴巴问道:“莫非是父母捕猎到之后,叫自己的后代去分食?”

龙泽勋在听过他的解说后,思考了片刻,说:“不会的,奇兽通常是自己吃饱过后,将剩余猎物带回窝里给后代喂食。如果是教导后代捕猎,也只会定下目标让快要成年的奇兽单独行动,不可能跟随在父母身后共享食物。”

“你说的我当然知道,但你的这些理论是科学院根据已经发现的奇兽来归纳总结的,说不定我们现在碰到的是全新奇兽,习性有所不同呢?”唐初云摸着下巴,说出自己的见解。

龙泽勋后退了一步,满脸惊讶:“不会吧?新型奇兽?”

唐初云瞥了瞥他,心说这孩子从未遇到过这么稀奇的事情,被吓傻了吧。于是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快点习惯啊,跟我一起混,遇到什么事都很正常好么?新奇兽会有的,新异植会有的,就连新晶石也会有!哇哈哈哈……”

龙泽勋扯起嘴角笑笑,略微低下头去,掩盖住了自己的真正表情——他要用极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太过激动以至于癫狂。

跟着唐初云,确实是他最英明的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