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用到三个小时,唐初云顺利做出了机关小猪。

唐文海等人上前仔细端详,嘴里连连称赞。小猪身上的花纹勾勒得很漂亮,转圈打滚等动作也特别灵活,近年来很少看到这样有灵气的成品啊。

哪怕是唐梦菲,也不得不承认唐初云确实有水准。

没有任何异议的,现场所有人一致同意唐初云由机关学徒晋升为机关制师,从此以后他所开发出的产品将打上专属印章,卖出的产品会有收益,并且可以拥有唐家颁发的制师证书。在网络上,机关师的版块里,他的头衔也会从学徒变成制师。

唐初云笑眯眯的从唐文海手里接过颁发给他的证书,然后走回唐文博身边,把证书献宝似的给他看,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就算他不是那么热爱机关术,但机关小猪毕竟是从他手里一点一滴成型的,对他来说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而唐文博拿着证书脑袋快要翘上天,他挑衅的看着唐文海,双眼里的高兴藏都藏不住。看到没有?他孙子多棒多厉害!

唐文海好笑的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给予唐初云夸赞。随后他邀请唐文博等人一块儿享用午餐,意料之中的被拒绝了。

“谁要跟你一起吃饭?我家没饭吃吗?”唐文博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招呼自己的儿子孙子和徒弟们赶紧离开。

刚才他已经把自己的基因信息扫描进了新做出的机关小猪里,这会儿小猪紧跟在唐文博脚边打转,憨态可掬的模样确实可爱。

唐文海施施然的拦住他道:“既然都来了,初云又顺利当上了制师,咱们现在就来谈谈繁指诀的事吧。”

唐文博先前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无踪,他不赞同的说:“繁指诀只传本家不传分家,你可别忘了。初云没有那个资格。”

旁边站立的管家恰到好处的走上前来,把一份书册类的东西放在唐文海手中。“你们的名字一直都记载于本家族谱上,从来没有变过。”

“你什么意思?!”唐文博提高了音量,难以置信的从他手中拿过族谱,就看到他和儿孙们的名字确实在上面。“当初我说了要自逐出家门,从此再也不会以本家后代自居,你怎么……”

唐文海闻言,两道浓墨似的剑眉一拧,语气严厉的道:“你还好意思质问我?我唐家立业千百年来,哪里出过自逐的族人?你当初自说自话,我答应你了吗?因为一时意气,你就要剥夺子孙后代在本家浓郁的机关术氛围里学习的机会,剥夺他们学习繁指诀的机会,你会不会太自私了点?!”

几十年没被人这样义正言辞的骂过,唐文博一时间有些懵,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唐初云却听得眉头直皱,他向来是护短的人,哪怕有可能是唐文博的错,也不能任由别人在大庭广众下说得他哑口无言。

当然,这里是唐家宅邸不算大庭广众的事实,被他有意识的忽略了。

他站到唐文博身旁,一字一顿的说:“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爷爷选择自我放逐,但我相信一定是这个家里让他无法再继续待下去,他才会离开。至于学习机会,爷爷也给了我们最好的氛围和教育,否则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成为制师。

所以请不要说爷爷多么自私,希望大师可以尊重他。”

面对他的一席话,唐文海神情复杂,似乎有什么想说但又无法开口,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唯有一阵叹息。

唐文博也没想到唐初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觉得很感动。但感动的情绪过后,是抑制不住的老脸通红——要是被初云知道了当初自己为什么离开本家,会不会被孙子瞧不起啊?!

嗯?唐初云看看两个人的反应,一个想说不能说,一个羞愧难当,莫非还真是唐文博理亏?

被自己孙子看得更加窘迫的唐文博立刻甩手往外走,这里他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啊。唐奕和邓肯两人有礼貌的和唐文海寒暄了几句,也告辞走人了。

唐文海似乎还想和唐初云说说繁指诀的事,但唐初云明确回答他说:“我不想学,哪怕没有繁指诀,我将来也能成为机关大师。”

谁他喵的想学那种让人短命的指诀啊!

对于他的回答,唐文海显然很满意,唐家人就该这样有志气!

既然唐初云志不在此,加上唐文博的原因,唐文海觉得或许可以做其他打算了。

尽管遗憾,但他总要尊重他人意见的。

忍不住看向唐梦菲,也只有如此了吧?

唐梦菲对他露出一个纯良的笑容,背在身后的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她用力握紧双手,尖锐的指甲深深刺入皮肉里,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一路回到家里,唐文博什么话都没说,害得其他人也跟着承受低气压。

唐初云眼看着他甩开大步走回房间,怎么都觉得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虽然很好奇很八卦,但唐初云还是歇了想要去探听的心思,否则估计会被唐文博给撵出家门也不一定。

当天下午,唐初云上网去看自己的资料,发现已经有了自己的个人主页,并且头衔也正式变成了机关制师。

底下有很多网友留言,询问唐初云是用什么产品通过了考核,新产品什么时候推出等等。

人们对于唐家人的新发明总是非常期待的,因为每一样都会让他们的生活更加便利,实用性又很强。

看了一会儿大家的评论和留言,唐初云就没有再去关注了,反正后续事情自然有唐文海和唐文博去处理,他也不愁机关小猪销量不好。怕只怕到时候订单太多,他根本没时间做好吗?

不行,他得先给自己找好退路才可以。

唐初云正在苦思冥想,看看是说以后自己走高级定制路线呢,还是加入唐文博研究机关翼,也就是飞鸢呢?

突然他床头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对方自称是龙泽勋。

眨眨眼睛,唐初云当然还记得他是谁,虽然过了快一个月,但作为自己有生以来第一个差点误杀的人,对他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只是对方找他做什么?

龙泽勋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格外低沉,他本来为人就足够冷淡清冽,连说话也是如此的感觉。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爷爷委托我们公会,去森林里找你的事情?”龙泽勋的视线望着虚空中,海水蓝的眼眸此刻特别闪亮,熠熠生辉。

按理来说他应该直接找委托人的,龙佑前一段时间差点直接找上唐文博,还是被他给拦了下来。龙佑不晓得为什么龙泽勋对这件事上了心,但他了解堂弟的性格,这么多年难得对几件事情有兴趣,自然随着他去了。

而龙泽勋呢?他近段时间以来总是回想着遇到唐初云后,对方的种种奇特表现,在他身上实在有太多谜团,引起了他的强烈好奇。

所以才有了这通电话。

唐初云立刻想起那时候自己拍着胸脯,向唐文博保证给hero公会的报酬由自己负责,可是这些天太忙,不小心给忘记了。

既然对方专程打电话过来提醒,那他就顺便解决了吧。

而且,冒险者公会的人,他还是挺有兴趣的。

“我记得,还欠你们报酬嘛,你们的价钱是多少来着?”他现在可是得了一笔巨款在手,根本不差钱好么?

龙泽勋听出他语气里的豪爽,顿时想到派人查到的唐初云的性格——腼腆、害羞、内向、不爱与人打交道。可是自从他们俩见过以来,除了‘某些’时刻,真是完全看不出来这些性格。

而所谓的某些时刻,那正是唐初云在演戏……

龙泽勋低声笑了一下,很快被他掩饰过去。“我们公会并不差钱,但是我刚才上网看到了,你现在是机关制师?我对你的新产品很感兴趣。”

想想对方有个在能量研究所当所长的亲爸,唐初云承认了他的富二代身份。

“用我的新产品抵一次委托费用?这好像是我吃亏哦。”

“我可没有这样说,看看总行吧?”

“行,怎么不行?明天带给你看好了。”唐初云眼珠子一转,笑道:“只是我近来比较忙,你可以直接来我家吗?”

龙泽勋没想到对方竟然邀请自己去家里做客,这样更好,人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往往更加容易放松戒备。

至于唐初云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邀请,当然是做给唐文博看的,让他知道自己对冒险开始向往,以后就说出去寻找灵感什么的,也就有了适当借口嘛。

“好,明天我会去唐家登门拜访。”

“那明天见咯~”

“明天见。”

挂断电话后,龙泽勋心情大好,素来表情淡然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兴致高涨。

第二天上午,龙泽勋带着礼物来到g区唐家宅邸。

因为能量研究所在f区,龙家的大部分人平时又在研究所上班,所以他们家除了本家在a区外,f区里也有自己的房子。龙泽勋本身是不在乎住哪里的,但f区离安全塔和森林更近,他才会也跟着住f区。

以地理位置来说,f区和g区相邻,并排位于西陵城南部,只是由于执政者的不同,街道风格等有一些明显差异。

f区在道格拉斯家族统治下,而道格拉斯是原地球上十分正统的美国做派,推崇简洁大气的风格。g区的统治者是原地球中国出身的严家,自然更偏爱婉约精致的装修风格。

龙泽勋看着眼前唐家的红瓦白墙,觉得也挺赏心悦目的。

管家裴然把他领进屋子里,唐初云已经在沙发上等着他了。

给客人上好热茶后,裴然留下两个佣人在一旁伺候,自己则到唐文博书房汇报去了。

“哦?龙家的小子?”唐文博记得那个身手矫健且处事淡然的人,随后联想到那次的报酬还没有交付,看来对方对初云更有意思?

裴然毕恭毕敬道:“或许是冲着初云少爷的新产品来的。”

拿起看了一半的书籍,唐文博摆手道:“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谈吧。”

他口中的年轻人此时的气氛却算不上良好。

主要是不管唐初云说什么,龙泽勋都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分外不舒服。

然后唐初云直接拿出机关小猪演示给他看,终于转移了他的视线。

以龙泽勋的眼光,自然很容易看出这个机关产品的价值。这种小东西定价不会多贵,大部分家庭努努力都能买得起,但确实又很实用,特别是对他们冒险者来说,用习惯了的话那就离不开了。

所以他当机立断的说:“我想预定一个,可以吗?”

唐初云看到了他眼底的欣喜,那双海水蓝的眼眸实在是很勾人。

“当然没问题。我本来还欠你一个人情,这样吧,这一只是我最开始做出来的,我肯定它没有任何质量问题,但它又确实算得上练手之作。把它给你来抵偿报酬,你不吃亏我也不心疼,怎么样?”

“这是你做的第一只?”

“对啊,你放心,绝对没问题的,我承诺三年保修,怎么样?”

‘第一只’三个字取悦了龙泽勋,他当即答应下来,扫描了自己的基因,把这只小号的机关小猪给据为己有了。

对方似乎很满意,现在的心情也很好,唐初云抓住机会问道:“那个,你们冒险者都做些什么呢?就是在森林里猎杀奇兽吗?”

正在欣赏机关小猪的龙泽勋动作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幽光:“你对冒险者感兴趣?”

唐初云耸肩道:“随便聊聊嘛。”

龙泽勋翘起两边的嘴角笑了笑。

随便聊聊?似乎唐初云并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