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兽对峙将近10分钟,才缓缓收回外放的气势。

果冻跳入唐初云的怀里,闭着眼仿佛睡过去了,唐初云知道以果冻的实力硬抗七级体术者有针对性放出的威压,是非常勉强的。

严麒看了果冻的一系列反应,没有任何表示,神色莫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严凯翼却十分欣喜,巴不得立即抢过果冻为自己所有。他今年28岁,据说是严驰最疼爱的孙子,才会让他这么年轻就当一个区域的区域官,就是想要给他更多磨练。

他当上区域官还不足一年,如今看来,这将近一年的政治生涯并没有让他明白什么叫‘喜怒不形于色’。也或许是太轻易爬上高位,让他太过沾沾自喜,有些得意忘形了。

唐初云不动声色的将他们二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有了计较。

“两位大人好,许久不见了。”唐文博适时站出来招呼道,为唐初云遮挡掉大半热切视线。

严麒对于这位他们严家的亲密伙伴,是很尊重的,立刻点头示意:“唐大师别来无恙。”

严凯翼也报以微笑道:“大师好,您这是找回孙子了?我就说,年轻人一个晚上没回家实属正常,您也太大惊小怪了。”

他虽然笑容完美,但眼里飞快闪过了一丝不以为然。想到唐文博头天打电话去将他大骂一顿,让他派出人手去找唐初云,就心里恨恨。这老头以为自己是什么人?都被撵出唐家本家了,不过挂着一个唐门后代的头衔而已,居然撒火撒到了他的头上!什么东西?!

严凯翼自以为隐藏得很好,殊不知这微妙的反应已经落入了跟他正面站立的唐文博和唐初云眼里。唐文博是不怎么擅长争名夺利,却不代表他看不懂别人的脸色,更何况严凯翼还没修行到不显山露水的境地。

至于唐初云,这种暗戳戳的敌意他可不是第一次遇到,怎么会分辨不出来?

对此他只想呵呵两声:少年,你真是太天真了,全都被我看到了哟!

看出来是一回事,唐文博可不会这么蠢的表现出来,礼貌的回复:“先前我太紧张孙子,对区域官说了一些无礼的话,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大师太见外了,怎么会呢?”听到唐文博的道歉,严凯翼显然很受用。

三个人没有寒暄多久,转而将话题带回到果冻身上来。

严麒抬手指着果冻说:“不知道大师能不能跟我们解释一下?”

唐文博充满慈祥的笑了笑:“这是我孙子初云发现的,不过……两位大人确定要在这个人多口杂的地方说话吗?而且这件事情关系到奇兽与异植,进而对晶石开发也会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再怎么样也应该通知科学院和能量开发所一起来探讨吧?两位大人毕竟专业不对,所以嘛……”

严凯翼一听到他说的话就要发怒,他跟严麒人都已经到了,就是想抢占先机,这死老头却什么也不告诉他们!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脸色阴暗的看一眼在唐初云怀里呼呼大睡的卡达兽,严凯翼的心中闪过无数狠毒的计策。

严麒沉吟半晌,最后点头道:“既然这样,两位跟我们一同回堡垒,我尽快命人通知蓝院长与龙所长,到时候希望两位能给我们满意的答复。在那之前,这只卡达兽还请两位好好看管,要是出了任何事情,相信整个唐家也承担不起后果!”

目前的科学院总院长是蓝昊,科学院以下有两个最重要的分院,一个是异植研究院,院长为蓝昊的大女儿蓝曼玲,另一个就是奇兽研究院,院长是蓝昊的二女儿蓝钰。可以说整个科学院全在蓝家把持下,这也是三大集团军故意引导而成,毕竟控制一个家族比控制多个要容易许多。

而能量开发所的最高长官为龙鹏,他是龙泽勋的父亲,同样的,开发所上下在龙家的手里。

“严指挥官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唐文博礼貌回答。

说定好了,严麒和严凯翼率先走出去,唐文博、唐初云和方天成等人紧随其后,在护卫队的保护下去往城内。

医务所外不知不觉聚集了乌压压的人群,此时看到唐初云怀抱卡达兽出来,个个惊吓得一哄而散。只是人群是散开了,探究的视线却有增无减。

唐初云没去管这些人,在心里默想着一会儿要说的话,与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他低下头用手指戳了戳果冻软乎乎的肚皮,默默道:“你能不能过明路还有我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去森林冒险,就在此一举了。”

龙泽勋穿过人群盯住唐初云,见他一点也不在意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不由得笑了。他和龙佑说了一声,悄悄跟在护卫队最后面准备去看事件发展——反正他爸是能量开发所所长,他要旁听一下还是很简单的。

这时的他完全忘记自己向来给人冷淡的印象,只想着或许会有趣事发生吧。

他们所在的安全塔距离西陵城不远,走路大概半个小时,开战车只用10分钟左右。

昨晚光线太暗,唐初云也没怎么看,今天一出安全塔,他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三座雄伟壮观的堡垒城市——北光城、西陵城、东升城。

这三座高度在百米以上的堡垒,经过数百年人类的加盖与建设,越来越让人感到异常的雄奇伟岸,这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保护着‘地球遗民’们在里约娜星上世世代代生存下去。

三座堡垒都为长方形,不过北光城是横放的,西陵城与东升城的长方形是竖着放的。城墙呈现为土褐色,混合了泥土、树木、兽骨粉末与数种晶石盖起来的墙体无比坚固,在兽潮月来临时为人类抵御了几乎所有攻击。

在堡垒上方有透明的能量罩,这是近年来科学院最得意的发明——就是在堡垒里正北、西北、正西、西南、正南、东南、正东、东北八个方向摆上十多米高的绿翡晶或紫藻晶砂原石,这些晶石散发出的能量会形成特殊能量场,能量场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人类至今为止见过最坚硬的东西。就靠着能量场的防御,人类抵御住了那些鸟类奇兽的进攻。

在城墙之下,有数万人在往地底下延伸城墙,因为几十年前的兽潮中丨出现了类似蚯蚓、蜈蚣等会钻地的奇兽。那时它们突然从城内的土地里钻出来,吃掉了很多反应不及的人类,最后有数万人在那次兽潮中牺牲。

从那之后,三座堡垒开始往地下建设城墙。但在地底的工事比地面上麻烦许多,至今仍然没有建造完成。

唐初云感叹着人类的创造力,不管在哪种恶劣情况下,都能够找到方法令种族延续下去。

他在感叹的时候,路过的地方有无数人也在对他啧啧称奇。

谁不知道卡达兽的厉害?有多少人的亲朋好友曾在卡达兽嘴里丧命?如今居然有人抱着卡达兽到处跑还什么事都没有?莫非科学院或者唐家又做出了什么伟大发明吗?

随着他们这群人越来越深入g区,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一幕。小部分人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在看,可大多数人依然是恐慌加害怕。

在g区最中央是区域官官邸,官邸整体造型简洁大方,完全没有奢华的痕迹。基本上堡垒内部所有建筑都是这种风格,毕竟人类还没有到可以奢侈的时候。

到了官邸后,严凯翼自然而然的有了底气,他是这里的主人,除非是他爷爷到来,否则没人能给他脸色看!

把唐文博、唐初云和方天成、邓肯四人带到保密性最好的会议室,严凯翼客气的招呼严麒与他们坐下,并说道:“我这就联系蓝院长与龙所长,只是这两位可是大忙人,轻易不会离开研究室的,没有特殊原因,我怕请不动他们。”

他看向唐文博,让他把请人来的明目说清楚。

唐文博对唐初云点点头,唐初云端正的坐在椅子里,嘴角带笑的礼貌说:“请区域官大人对蓝院长与龙所长说,我有充分理由认为,卡达兽实际上是杂食性奇兽,等两位来了之后,我自然会拿出证据来。还有,我发现了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异植,希望能亲自交给蓝院长。”

“小子!你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严凯翼无比震动,拍着桌子中气十足的吼道。就连严麒也掩饰不住震惊,要真如唐初云所说,确实是需要蓝昊和龙鹏亲自来鉴定才行。

唐初云好整以暇的坐着,对严凯翼耸了耸肩膀,并不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严凯翼眼睛微眯,愤恨的拿起电话,亲自打给蓝昊和龙鹏。

听了严凯翼所说,蓝昊和龙鹏都表示马上赶到g区来,并让严凯翼封锁消息,在还没有定论前务必不能让民众知道。

严凯翼面色沉郁的吩咐下去,内心里不畅快得很。他倒要看看,这臭小子究竟有多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