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之中我低头看了一下石门下面圆弧形的浅槽,顿时明白了我和田鸡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的推开这扇石门了。

打开石门的一瞬间,我和田鸡都被吓了一大跳,里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刚看到的第一眼,我还以为是看到了秦始皇的兵马俑了,可仔细一看却根本不是,这些人竟然都是一具具栩栩如生,保存完好的尸体,全部是古代的人!

田鸡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说道:“看来这座古墓里的确是一个大型的墓葬,这些人肯定是古代用来殉葬的人群,没想到尸体竟然保存的这么完好…[熱,門.小'説。 网]…”

田鸡说的话不假,这些人栩栩如生,都是站着的,也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历经千年一直站在了这里?

我和田鸡的念头未落,就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阴测测的笑声:“小子,怎么又是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今天你还想活着走出这座古墓就没这么容易了!”。

听声音正是罗霄杰那个坏蛋!

我和田鸡心头一震,赶忙定睛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尸体群里站着罗霄杰、皮爷和二狗三个坏蛋,在看着我和田鸡一顿冷笑。

既然已经被他们发现了,我和田鸡不再掩藏,反而镇静下来。

我冷笑一声,怒喝道:“你这话说得不对,应该说的是你自己!”。

皮爷疑惑的望着我和田鸡,问罗霄杰是怎么回事?

罗霄杰将事情的经过跟皮爷说了一遍,皮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小子,你们好本事,竟然能跟在我们的后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了这座古墓,看来你们还真的是有些本事……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

皮爷望向我们的眼神全部是凌厉的杀机!

我反唇相讥:“不见得吧?你们盗墓无数,丧尽天良,干的全部是见不得光,有损阴德的事情,说不定死在这里的会是你们!”。

罗霄杰哈哈一笑:“小子,我与你不逞口舌之利,手底下见过真章吧!”。

话一说完,握着手里明晃晃的刀具招呼着二狗就向我和田鸡逼了过来,皮爷跟在后面。

罗霄杰这个坏蛋手底下有几分本事,那天我在林丽的叔叔林大天的石室中已经见识过,我赶紧吩咐田鸡做好迎战的准备!

没想到田鸡突然用手指着罗霄杰他们的身后“呀”的一声叫出声来,声音颤抖之极,显然是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哥们,你看那是什么?”。

我赶紧抬头向他们的身后看去,就看到那天追赶我们的那具千年干尸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罗霄杰他们的背后,阴森森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两只眼睛里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我不由自主的失声惊呼:“小心背后!”。

罗霄杰阴冷的笑道:“小子,你在玩什么花样?还是小心你自己的小命吧?”。

罗霄杰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那具千年干尸已经逼近了皮爷的身后,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千年干尸从背后一把搂住了皮爷,翻过他的身子,跟皮爷来了一个深情的吻别,皮爷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在瞬间整个身体就干瘪了下去。

我和田鸡看到这恐怖的一幕,都被吓晕了,然而罗霄杰和二狗并没有发现从身后逼近的危险,两人依然在狞笑着、挥舞着手中明晃晃的刀具在向我们逼近。

这两个穷凶极恶的盗墓贼简直是疯了!我和田鸡恐惧异常,怔怔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逃走显然是不能逃走,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找这具千年干尸而来,既然好不容易看到它出现了哪里还能逃走?必须消灭它让关婷婷苏醒过来!

田鸡站在我身旁脸色惨白,颤抖着说道:“哥们,怎么办?”。

我也来不及细想,答道:“用鸡血糯米撒它!”。

田鸡惊恐的点了点头。

我和田鸡的一问一答,罗霄杰和二狗不明就里,继续狞笑着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和田鸡又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二狗一声惨叫,又被那具千年干尸从身后给搂住了,照样是深情的吻别,迅速的被吸干了精血!

这下罗霄杰听到了,他回过头去看,吓得大呼一声:“我的妈呀!”,回过身子想逃走,却似乎是腿被吓软了,丝毫移不动脚步。

那具千年干尸松开二狗的尸体,一把又抱住了罗霄杰。

他奶奶的,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我和田鸡就亲眼看到皮爷、二狗、罗霄杰三个活生生的大人瞬间变成了尸体,倒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三个坏蛋虽然罪有应得,可是这种恐怖的场面却让我和田鸡腿肚子发软,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我握着军用匕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田鸡这小贱人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冲到了我的前面,将手中握着的鸡血糯米一把就向那具千年干尸洒了过去。

田鸡的准头毫厘不差,不愧是警校毕业的毕业生,所有的鸡血糯米全部洒到了千年干尸的尸体上。

说也奇怪,那具凶恶的千年干尸竟然“啊”的一声惨叫,身体如受电机,挣扎着叫了一会儿,迅速发生了变化,在我和田鸡的眼前倒了下去,只一会儿便化成了一堆肉!

我惊呆了,没想到田老道亲手调至的鸡血糯米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这是我意料不及的!我和田鸡甚至兵不血刃就解决了这场我原本以为会历经生死的决斗!

我有些愣神,田鸡在身后高兴得大叫起来:“哥们,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说着一把抱住我喜极而泣。

我很理解田鸡此刻的心情,消灭了这具千年干尸,就等于救了关婷婷的性命,为了关婷婷,田鸡这个小贱人还真的是变得勇敢无比。

我回过神来,用手轻拍着田鸡的肩膀,说道:“是的,我们成功了,婷婷有救了!”。

我和田鸡高兴了好一会儿,石室外的那条通道里又传来那恐怖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了,似乎已经是到了石室的门外。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声音,但这声音绝对会给我和田鸡带来未知的危险。我赶紧说道:“田鸡,那东西跟上来了,我们快走!”。

田鸡反应过来跟着我穿过那密密麻麻的尸体群往石室的后面逃也似的跑了过去!

幸好的是,直到我和田鸡另寻途径出了那座古墓,那诡异的声音一直没有追上我们,我和田鸡也不知道那声音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等我和田鸡回到县城第二人民医院,关婷婷已经苏醒过来。

关婷婷的主治医生连声的啧啧称奇,说他当了一辈子的医生,像这样的奇迹还是第一次碰到过!

我和田鸡会心的一笑,既然是秘密就让他永久的成为秘密吧?

关婷婷跟着田鸡出了医院,回到了田氏扎纸店,我回了沈家老宅,秦素儿那个鬼丫头一把抱住了我,笑得灿若桃花:“玉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盼望你好久了!”。

秦素儿的身体温软,已经恢复了常人的体温,这说明一个问题,她已经真正的复活了,成为了真正的人!

她的这个变化让我心情很激动,我忘情的吻着她,说道:“素儿,我等这一天也等很久了……”。

秦素儿羞涩的一笑:“玉哥,让你受苦了……”。

这一晚,秦素儿成为了我真正的女人。

第二天,我把发现古墓的事情报告给了周队,周队迅速的向有关部门汇了报,几天之后,一个浩浩荡荡的考古队伍就开进了西山岭,至于考古发掘的结果究竟怎样,我没有打听,也不想去打听,因为我已经在着手筹备与秦素儿的婚礼了。

一个星期后,我与秦素儿的婚礼在县城最豪华的酒楼举行,老头从深圳赶回来为我主持婚礼,当他听说过我所经历的所有事情后,老头子眼里有泪花闪烁,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动情地说:“玉儿,你终于长大了!”。

参加我婚礼的除了刑警队的同事,田鸡当然没有缺席。这个小贱人一脸的贱笑:“哥们,祝贺你和素儿终于修成正果,我祝福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我看到关婷婷一脸幸福的摸样站在他身旁,打趣道:“我和素儿也等着喝你和婷婷的喜酒呢!”。

关婷婷应道:“上玉,没问题,我和田鸡已经打算在下个月结婚,到时候少不了会请你和素儿姐姐!”。

关婷婷说完,娇羞无限。

我和秦素儿的婚礼,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唯独一个该来的人没有来,就是林丽那个丫头。

我打过林丽的电话,不过没有打通,也不知道那个丫头究竟是怎么了,反正从西山岭上一别,我与她就再也没有过交集,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我在心里叹息,这样也好,免得徒增烦恼。

我在参加完田鸡和关婷婷的婚礼后,辞去了刑警队的职务,带着秦素儿回了深圳,帮助老头搭理着他的上市公司……

一切都结束了,我与秦素儿开心快乐的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不过,那段不平凡的经历却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心底……。